黄粱 012

黄粱 D19


把我温柔地拥入你胸怀

不安会随着时间冲淡

我想对你说每一句晚安

我却不敢也不能坦白


今天和他约好一起看日出,所以很早就爬起来了,赶到他家楼下的时候我都还在打哈欠,他却已经在楼下,穿的单薄,还没灭掉的路灯照出他的影子,他和影子都薄得像张纸,风一吹就会飘的样子。

“等了很久?”我把在家热好装瓶的牛奶递给他一瓶,还是温热的。他也从身后拿出一个面包给我,他说我爱吃这个,是巧克力面包。


“走吧。”他都没有回答我的话拉起我就走,他提前约好了车,我们两个人齐齐坐在后排,手长脚长的蜷在一起有点亲亲密密的意味。我问他要多久才能到,他说不久也就一个小时,然后就歪歪倒在我的肩...

黄粱 011

黄粱 D20


我在情书里找到

每生相爱的地方

我会在那里歌唱

弹奏着月光


我得承认我有点紧张了,昨晚一晚上几乎没合眼,想到今天就要见到他,心里又是期待又是害怕,不知道他对我会有什么样的印象和看法。


我穿了一身的新衣服,甚至偷偷在手腕上抹了点妈妈的香水。他应该是一个非常整洁而有涵养的人,为了今天我已经准备了一个月,但却依然对他的喜好没有一丁点把握,我所知道的东西实在是少之又少,只好把自己打扮的看起来阳光活力一点,毕竟穿西装见面我觉得还是太过于正式压抑了。


不认得路的我摸索了好一会才找到咖啡店,周围的口音让我显得有点格格不入,我站在门口扫视了一圈,不多时就看见一张桌子...

黄粱 010

黄粱 D11


若生命如过场电影

让我再一次甜梦里惊醒

我多想再见你

哪怕匆匆一眼就别离


小男孩看见了火光烧红的半边天和霞光交错,美得像是一场幻觉,美得穿透他紧闭的双眼,甚至他不用眼也能感受得到。


炽热、美丽又无助。


起先不绝于耳的尖叫声渐渐散去,他拿着湿毛巾匍匐在地上动弹不得。


“不能睡着。”迷蒙中他听见一个声音一直在他身边环绕。“不准睡着。”


他试图睁眼回应这个声音,但眼皮实在是太沉重,伴随着呼吸不畅,他挣扎了好久,也仅是睫毛扇动了几分。


————————————————————————————


这个梦过分真实了,以至于蔡徐坤...

黄粱 09

黄粱D10


相爱的人总被命运作弄

时间却有恃无恐

都失宠

我们的结局会是哪一种

谁都无所适从


那天过后陈立农连着三天没有在店里见到蔡徐坤,他每天还是按时过来看一眼,确认蔡徐坤没在就走,也不和小尤打招呼。


小尤颇为不满,倒不是因为陈立农没理会他,而是因为蔡徐坤不在,他一个人忙得头都快要冒烟了。发消息过去问,对方就是一句好困啊想睡觉,诸如此类敷衍的话,接连三天把整家店丢给他。


“你倒是放心我。”小尤哼哼。


“有监控。”蔡徐坤淡淡回应,把小尤气得咬牙切齿。


第四天的时候,有人敲响了蔡徐坤家的门。


“来了来了。”他有点兴致缺缺地爬起来,想必小尤对他的落...

黄粱 08

黄粱 D9


有些话不知道

要怎么说

那些欲言又止

一笑带过


今天的陈立农奶音混杂着鼻音。


“你感冒了。”蔡徐坤皱着眉头看陈立农,表情十分严肃。


“一点点啦。”陈立农摆出笑容,似乎对蔡徐坤这句带点责备的关心十分受用。


小尤就是不喜欢这些个小情侣,热恋期的时候,互相就算是说你好这种无关痛痒的话也能掉进对方的眼里,好似心里就有蜜罐,分分钟倒在心上。


“吃药了吗?”蔡徐坤为陈立农倒了杯热水递过去。


“吃了,明天就好啦,小问题。”陈立农也很乖巧地接过来一饮而尽。


“那就好。”蔡徐坤好歹放心了些,但只是一天,第二天陈立农的鼻音又重了几分,甚至还带上了咳...

黄粱 07

黄粱 D8


就 我真的太懒了

辛苦还没放弃我的小姐妹了…


时空交错结局难定格

再次相遇心脏难负荷

新慌旧伤

抱紧不放


“我会对你负责的。”陈立农说。


小尤站在两人身边左右为难,恨不得自己变成透明的空气,按照现在的亮度来看,他的光芒差不多可以照亮不远处那个晚上就会有一群大妈跳广场舞的广场。


“你不该先和我解释工作证和伞的事情吗?”蔡徐坤敛起笑容,虽然这两件事的目的他基本明确,但他还是觉得有哪里蹊跷,好像是表盘上的指针,时针在前进,分针也在前进,唯有秒针在逆行。


“工作证是真的,我之前是他们的临时工。”陈立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刚刚拿起玫瑰告白...

黄粱 06

黄粱 D7


看着弟弟一个人在旁边玩瓶子 真的好懵啊

哥哥带着八个人一起做俯卧撑也超暖 果然都是好孩子啊


低头呢喃

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

在原地打转的小丑伤心不断

空空留遗憾多难堪又为难


电话的那头说,他们公司没有陈立农这个人。


小尤震惊地挂断了电话,现状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如果陈立农不是公司的职员,那陈立农每天来店里是为了什么?


他以为陈立农在这场戏里是被捕捉的那个,却远未想到这个看起来天真无辜的猎物只是在演戏。


他在等蔡徐坤掉进陷阱,但是蔡徐坤毫无知觉。


蔡徐坤此刻蹲在花盆面前捣弄着那颗嫩芽,细心地浇水,就差拿毛巾去...

爱你啦

出去旅行刚回来

如果有等更的小伙伴我跪着乞求原谅23333

我一定会更完的(flag)

黄粱 05

黄粱 D6


今天去拿了应援 站子真是太棒了纽扣姐妹也很 nice

就 直接夸 没有别的办法 明天就能看演唱会啦 开心


If I had three wishes

如果我有三个愿望

I tell you what they'd be

我会告诉你是什么

If I had three wishes

如果我有三个愿望的话

You would be all three

你就是我最想要的愿望


蔡徐坤一边浇花一边出神,要不是小尤提醒他那朵刚冒头的小花可能会被淹死,他甚至能把一壶水都给灌进花盆。


太丢人了。

蔡徐坤越想...

黄粱 04

圈地自萌不上升 哥哥弟弟走花路!

觉得自己的节奏好慢哦 做的大纲好像太长了 感觉大家会没有耐心看下去

不过这种低热度的东西自娱自乐 我一定跪着也要写完…大概会有15个part




纸短情长啊 诉不完当时年少

我的故事还是关于你啊


陈立农每天都会来店里露个脸。蔡徐坤在小尤的提点下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件事,但他并没有太在意。一方面是因为他乐于见陈立农,另一方面是这种事他也不是头一次遇见,比如高中的时候有个学妹连续给他送了一个月的牛奶,大学的时候有个女生连续三个月都坐在他对面那个位置自习,甚至开店之后也遇到过有些爱慕者频频出现在店里的情况。...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