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一点点/2/农坤

靠近一点点/part 2

“是这样子吗?”陈立农咻的一下从袖子里咬出蓝色的丝带。他进入舞团也已经半个学期了,元旦学校里有晚会演出,他要在这个舞台上表演唱跳,对于只是比较擅长唱歌的他来说,这是个不小的挑战,但尤长进指定要他去做唱跳的节目他也不好反抗,毕竟是托了人家的福才进入的舞团。

说到进入舞团,他还记得他那天紧张的样子,蔡徐坤就坐在他正前方的窗口前,背光的剪影都让他有点眩晕,但还好在短暂的沉默过后,他在公布名单上看见了自己的名字。这不能不说不是一个奇迹了,他隐隐有点开心,但又不是太敢表现。进入舞团后他一放学就跑来努力练习,按理来说他一个声乐特长生应该好好唱歌才对,但他就总是往舞蹈厅跑,总要等老师撵了才乖乖回去唱歌,万幸的是他的专业水平也一直稳步提升,这才没让专业老师太反对他泡在舞团里。

“你这样也太可爱了吧。”蔡徐坤忍俊不禁笑出声,这个舞还是比较性感的,虽然用在高中生身上好像显得太过成熟,但老师的编舞确实是这样。

“没有吧?”陈立农赶紧把丝带塞回手袖里。“你不觉得我还是帅的吗?”

“你是认真的吗?”蔡徐坤看着陈立农认真的样子觉得越发好笑。这个学弟对自己的定位怕不是有什么误解吧,明明满脸都是天真无邪,偏偏要说自己酷,像是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子。

陈立农转过身来对着蔡徐坤认真的连点几下头。

蔡徐坤看说是没用的了,干脆直接去拿陈立农的丝带。

碰到陈立农手的那一刹那陈立农条件反射一样地收回了手。

“你干嘛?”陈立农突然就觉得脸上发烫,又好像室温突然下降。

“我示范给你看。”蔡徐坤也被吓了一跳,不知道陈立农为什么突然这么警惕,难不成是袖子里藏有什么秘密吗。

“哦哦哦,好。”陈立农扁了下嘴,赶忙把丝带从袖子里抽出来递给蔡徐坤。

“你看,这样做就比较合适。”蔡徐坤说着就一口咬住了袖子里露头的蓝色丝带,眼神沉着而又邪媚,嘴角隐约带有笑意,他缓慢的拉出丝带,下颚线和脖颈的弧度在他的抬头动作里越发分明,像是天工造物雕刻出来的完美塑像,凌厉得不真实。

“就是这样,明白了吗。”蔡徐坤把丝带全部抽出,递回给陈立农,刚好遇上陈立农惊叹的眼神。

“哈哈哈为什么这样看我?”蔡徐坤心里有种不知是喜是忧的感觉蓦然翻涌,于是企图用笑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果然是刚才太投入太自恋了吧?感觉陈立农这个眼神,有点奇怪。

“你太好看了吧。”陈立农脱口而出。

“不不不我是说,坤哥你表演的太好了!你是我的榜样!”还没等蔡徐坤反应过来陈立农就迅速改口。“你看看是不是这样子。”

他又慌慌忙忙地把丝带塞回袖子里,依葫芦画瓢地学蔡徐坤刚才的表现。他不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紧张,紧张到语无伦次,甚至心跳声都怕被人听见。但眼前的人光芒太盛了,他只是个普通人,仅仅是这样站在他的身边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哪里还敢奢望什么呢。

还好没有笑我。蔡徐坤松了一口气,看见陈立农紧张的样子反而有点想逗他玩了。

“你这个手,应该放在这个高度,脸要这个角度比较好。”蔡徐坤退了两步走到陈立农的身后,左手抓住陈立农的手腕帮他调整手部的位置,右手抚上他的脸稍稍往里扳了一点。

“对,你保持这样就好。”蔡徐坤恶作剧还有点开心,笑着也不顾自己的鼻息温热喷到陈立农的侧脸上。他明显感觉到陈立农身体僵直了一下。

大男生也会害羞的吗?他又凑近了一些,前胸几乎就完全贴到陈立农的后背上。

就在蔡徐坤为自己的小心思沾沾自喜的时候,陈立农又把脸往回转了一点,不多不少,刚刚把侧脸送到他温热的嘴唇上。

评论
热度(32)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