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一点点/5/农坤

靠近一点点/part 5

陈立农还是每天往返于学校之间,只是再见蔡徐坤时已经是省内汇演的时候了。他们要从本市去别的市过两个晚上才能回来,他本想放弃这次演出机会,但老师说这对他的学业会有帮助,不建议他放弃,况且他自己心里也明白,放不放弃事情可能也不能更糟了。

好不容易靠近你一点点,却还是被万水千山阻隔。

怎么熬不是熬呢,没有蔡徐坤也能活的下去吧。

出行的大巴车上他和带队老师坐在一起,到住处后分房间两个人一间,多出一个人,他主动拿了那个房间,没有为难任何人。

两张床的房间一个人住,也不赖吧。

马不停蹄的日程没留给他太多时间,放完行李就去踩点到大半夜才回来,第二天又早起跑去练习,一堆人分在不同的排练厅,合唱团根本看不见舞团的人,第二天又是大半夜才结束汇演,晚上团里聚餐他说身体抱恙要回酒店休息就跑走了,他太累了,这些娱乐活动对治疗心理伤痛一点好处都没有,越是热闹的场合,他越是痛苦不堪。

孤身一人回到酒店,洗完澡才想起自己晚饭都没有吃,走出去逛了一圈,只带回一瓶白酒。

虽然他的格言是人可以喝酒,但不能被酒喝了,可他实际上根本不会喝酒。

太苦了,苦到他想哭,酒这么难喝的东西,为什么还会有人喜欢,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借酒消愁,这么苦的东西,只会越喝越难过啊。

蔡徐坤在聚餐上没有看见陈立农,就跑回了酒店,等他敲开陈立农房门的时候发现陈立农哭的泪眼婆娑,哭湿了头发和蓝色的衣服袖子,膝盖上也是一片水迹。陈立农开了门又想把门关上,蔡徐坤只好强行顶开门钻了进去。

陈立农被突如其来的冲劲退后两步跌坐在地上,他的酒量是真的不行,白酒还剩半瓶放在一边,他耷拉着脑袋,像路边一只等人领养的流浪的小狗。

委实讲他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这么难过,但是今天看到蔡徐坤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样子,他又想起一路遥远的过去。

演出是可控的,但人心不是。

蔡徐坤感受到自己左心房的异样,有点酸,有点像他那天在楼梯口遇见陈立农。

他走到陈立农面前蹲下,把酒瓶拿到身后桌子底下,伸手就要帮眼前的人擦眼泪,却被陈立农躲开了,他的手架在空中停了几秒,还是收了回来。

“你哭什么?”

蔡徐坤觉得自己一定是神智不清才问这样的话,为什么自己心里不是很清楚吗?自己又有什么立场说这些话。

“我以为和你保持距离,这件事就不会影响到你。”

蔡徐坤的心随着眼前人的抽泣一阵阵绞痛,他有些无措的为自己辩解,想好的词在这个时候一个字也想不起来,但对方依旧不为所动。

“是真的吗?”蔡徐坤鼓起勇气问道。他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才能挽回现在的局面了,捡到话就开口讲,脱口而出了才发觉唐突。多讽刺,这种明知故问的对白。

但陈立农却徐徐抬头,泣不成声地说:






“蔡徐坤,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很久了。”

评论(2)
热度(39)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