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攻略♡A

恋爱攻略 ✨A

圈地自萌勿上升 脑子里有梗就开始瞎写 团综再不出来我头发都要掉光了!!!

01.在这个流行告别的世界里

“那……如果我想牵他的手呢?”陈立农问。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蔡徐坤没有抬头,心里莫名烦躁,牵手,他就这么喜欢那个人吗?

“有备无患嘛。”陈立农笑道,似是没有察觉眼前人的不耐烦。

“那你就直接牵。”蔡徐坤头也不抬,哗地一下又翻过一页作业纸,有了陈立农在一旁喋喋不休,他
做题的效率都下降了不少。

“是这样吗?”

一只手横穿桌面过来抓住了蔡徐坤的手,蔡徐坤愣了一下想抽离,却被下意识抓的更紧。

“别闹。”蔡徐坤压住心中的不悦,陈立农也太不知轻重了吧,把他的手抓的生疼。

“可是你答应我要帮我做恋爱指导的啊。”陈立农没有松开手而是绕了一圈干脆走过来盘腿坐在蔡徐坤身边,直接把蔡徐坤环绕在自己的怀里。他把头放在蔡徐坤的肩膀上,闻到一股淡淡的奶香,有点像他常喝的草莓牛奶,他忍不住吸了一口气,鼻息徐徐飘在对方的脖颈间。

这种暧昧的姿势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但今天让蔡徐坤格外不舒服,他缩了缩脖子,想想还是没有挣脱。

蔡徐坤这段时间可被陈立农折磨坏了。他们两个是高中同学,考上同一间大学之后被陈立农闹着有学校宿舍不住,跑出来两个人合租。陈立农一手承包做饭,他想想能每天吃家常菜,也方便谈恋爱,就一脚踏进了这个狼窝。没想到住进来第一天就被陈立农明令禁止他带对象回家,理由是他不喜欢家里来不熟悉的人。后来蔡徐坤即便没有过空窗期,也从来没有带过别人来过家里。

在他眼里陈立农有点腹黑,平时在外面乖巧的他,很容易对着自己幸灾乐祸。比如现在自己又失恋了,他不安慰自己,还让自己做他的恋爱指导。

两天前。

“谈恋爱很有意思吗?不然你也教一下我好了,你现在单身也很空闲。”陈立农嘻嘻哈哈。

“没有意思。”蔡徐坤嗤之以鼻,他那个男朋友竟然会让他在陈立农和他之间二选一,他一想要面对
这种幼稚的问题,就觉得谈恋爱是真的没意思。太小肚鸡肠了,连交朋友都干涉。

“没意思那你还一直谈。”陈立农夹起一筷子肉放进蔡徐坤碗里,蔡徐坤真是太瘦了,他每次都忍不住给他多夹点肉。

“你有喜欢的人了吗就想学人谈恋爱。”蔡徐坤答非所问。

“有啊。”

蔡徐坤感觉自己有那么半秒钟的耳鸣,是最近自己太忙了吧,他也没注意过陈立农最近有什么变化,说来认识陈立农四五年了倒是真的没听说过他喜欢谁,突然这么一讲,他的心居然像是被什么钝器轻轻敲了一下。

“谁啊。”他故作云淡风轻,没注意到自己的脸颊微微泛红。他本来还想再吃一碗饭,现在看着眼前的菜居然失去了胃口,这还是陈立农特地给他做的新菜式。

“同学。”

陈立农居然还在笑,他抿了下嘴唇,又觉得今晚的菜太咸了,吃的口干舌燥。

“怎么样,帮一下我吧哥哥?”

可能因为他比陈立农大的缘故,陈立农不常叫他名字,都是叫哥哥。所以经常会有人以为他们就是亲兄弟。

也可能是因为他有一次喝醉了和陈立农说我们永远都是好兄弟。他自己都想不起当初为什么将这种话了,陈立农每次拿这句话打趣他都是说他是想当哥哥想疯了吧。

“帮。”蔡徐坤沉默半天丢出一个字,起身径直走回了房间。



02.愿 有人为你停留

蔡徐坤合上了手里的书。他们客厅的桌子很矮,地上铺着地毯,他们平时就喜欢坐在地上。他往后靠了一下,把身上的重量压在身后的人怀中,头微侧放在陈立农颈窝。

“说吧,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他有一点点无可奈何,教吧,自己好像不是很乐意。不教吧,好像也说不过去。而且他不是不清楚陈立农的性子,这个人一定会折磨到他低头。

有什么在他脸上点了一下。

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触电一样弹起来坐直,回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陈立农。

“你干嘛?”

“拿你练一下手。”陈立农一脸成功戏弄人的自豪表情,脸上笑开了花。“你也太夸张了吧。”

“有病吗你,这有什么好练。”蔡徐坤又是窘迫又是生气,向来都是他开别人玩笑,什么时候陈立农也能跑他头上撒野了。

“你又不吃亏。”陈立农欺身向前,手撑着地,膝盖跪地,脸凑近蔡徐坤。

“还是说,你在害怕啊?”

蔡徐坤不由咽了一口口水,身子微微后倾,今天的陈立农……有点不寻常。他想到一个可能性又迅速抛出脑海,不可能的,这个人只是又坏心思在戏弄自己而已吧。他想着皱起了眉头。

“你脸很红哎。”

“我没……唔”

没等蔡徐坤不耐烦地撇清自己,陈立农就直接扑过去把他压在身下。蔡徐坤慌张地想把对方推开,但不知是对方太粗暴还是自己太过柔弱——一定是陈立农太粗暴了,蔡徐坤不愿意承认自己气力不如人,他没能成功推开陈立农,反而被压的更死。

对方的唇齿之间都是那种牛奶的味道,这个人对牛奶的热爱可以说是登峰造极,连沐浴露都是牛奶味的。蔡徐坤能感觉到对方的紧张,起码他能感觉到对方身体的不自然,虽然十分主动了,但他应该是没有和人有过唇齿之欢,动作里好像还微微发颤,舌尖扫过的地方都能接收到他的生涩和懵懂。
蔡徐坤在自己沉迷之前狠狠地咬了陈立农一口,血腥味一下冲入舌间。

“嘶。”陈立农低低吸了一口气,没有起身,而是抬头对上身下人的眼神。

“玩够了吧。”蔡徐坤扭过头去,自信如他此时也不敢和陈立农对视了,这个恶作剧过于可怕,短短几秒就让他差不多就要沉沦在这个虚幻的温柔乡。

陈立农到底是在做什么?不是恋爱指导吗?可是为什么自己心里隐约有所期待?在期待什么?

他不敢想下去,可思绪如潮涌,让他想起陈立农身上的牛奶香,想起陈立农开心时抱着他转圈的样子,以及很多年前他初识陈立农时两个人隔着几个班级无数次不经意间的遥遥对望。

见陈立农没有回答,他试图爬起身来,却直接被陈立农一把抱住压回地上。

“课还没上完。”陈立农附在他耳边淡淡说。

“有本事找你喜欢的人试去,别烦我了。”

蔡徐坤是真的动了气,还有点委屈。他也不知道自己委屈什么,心里一团乱麻,只想着赶快抽身走人。

对,走吧,连以后住一起都不要了,他脑子时而空白时而混乱,分不清自己该怎么办。

“好。”

这个拥抱持续了好一会儿,蔡徐坤终于觉得身上一轻。



03.其实 我就是那个人

蔡徐坤回过头来,等待他的却是狂风暴雨般的进攻。

他万万想不到就在刚才那十几秒的浅尝里,对手的成长呈几何式。唇瓣被轻松撬开,对方的舌尖扫过自己的下嘴唇,随即咬了一口,好像是在报复自己刚刚的狠心。他的舌头灵活地撒欢,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洒下欲望的种子。嘴唇开合不停摩挲,体温从唇齿之间一直传导心里。

蔡徐坤才发现对方的嘴唇很软,他觉得自己如坠云端,有些飘飘然了。

罢了,何必这么认真呢,心上的杂草丛生,哪有身体上的欢愉重要啊。

他环住对方的脖子,积极的予以回应,把一场单方面的侵略变成你来我往的追逐战。两个人的心跳像鼓点一样密密起伏,又像倾盆大雨哗哗落地,身体抱的更紧,心的律动就更加强烈。

嘴里有咸涩的味道。

对方突然停了下来。

蔡徐坤才发现自己哭了,他已经好久没有哭过,分手没有哭,胃疼到冒冷汗也没有哭,就连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作业因为电脑故障在截至日当天全部丢失也没有哭。他觉得很多困难都熬一熬就能过去,反正日子总是要过的,为什么要哭呢?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陈立农看到蔡徐坤哭了吓得赶紧爬起来,他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

蔡徐坤没有起来,只是收起了一只手遮在眼睛上,他的嘴唇有点红肿,陈立农心想我刚才确实好像太过分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啊陈立农。”

蔡徐坤的哭腔在这个时候显得尤为撕心裂肺,声音不大,但委屈都能从话里溢出来。

“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把事情弄成这个样子……”

陈立农从没见蔡徐坤哭的这么伤心,那个样子简直像有尖刀刺入心脏,血溅四方。他想靠过去再抱抱蔡徐坤,又想到自己刚才的行径,伸出的手架在半空好一会儿又放下来。

“我去做饭。”

犹豫半晌之后他兀自起身想要避避风头,却不料蔡徐坤一把爬起来抓住了他的裤脚。

两个人眼神交汇,蔡徐坤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你喜欢的那个人好看吗?”“拿你做对比的话,差不多吧。”
“你怎么挑在期末追人?”“等一个空窗期不容易啊。”

“我和陈立农你选一个吧。”
“他碍着你了?”
“这句话送给你。”

“是我吗?”

蔡徐坤定定地抬头望着前方的这个人,他温柔也淘气,是大男孩也是小男人,他会在看到蟑螂时跳到沙发上,会在要写字的时候偷偷藏起自己的笔,也会在下雨天为自己打伞,会在换季的时候给自己煲姜汤。

他看见对方有些惊愕的表情,看到对方满满蹲下来,凑近自己,拥抱自己,几个动作像慢镜头一样在他的视野里走过了几个世纪。

“是你。”

“一直都是你。”

一定是爱在时间这本书里有记载,才会有相见恨晚和擦肩而过的说法,人们才会抱怨相遇太迟,错过彼此人生短短几十载光阴里所有的年少而热血的青春,才会痛斥相逢太早,还不懂得珍惜和体谅彼此付出的真心合情意就一拍两散,各自天涯。

还好我们相爱的正是时候,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彼此的守候,一个亲吻就能融化所有的寒冬。

纵然宇宙浩渺,但你不是孤身一人。

“从此以后,让我陪在你左右。”

“好。”


评论(8)
热度(70)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