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攻略♡B

恋爱攻略 ✨B

圈地自萌勿上升 瞎bb的另一面 
纽扣儿这么优秀 没有糖就自己造啊 

01.晴天雨天 

低头做作业的蔡徐坤完全没有理坐在他对面的陈立农,他们两个人这两天都没怎么说话,陈立农想起心事,低低地又叹了一口气。

蔡徐坤分手的事情他其实知道的比蔡徐坤还要早些。

那天他整节课都感受到后排尖锐的目光,他很不舒服,蔡徐坤的这个男朋友公选课能跟他撞在一起,他发现的那天头都惊讶地要掉下来。他和蔡徐坤已经算是高大的人了,这个人还比他们高出半个头,让他莫名有压力。

其实他也不是那么在意蔡徐坤的那些花花草草,他似乎能感觉到这个人虽然万花丛中过,但是片叶不沾身。好像很深情,但实际上对什么都不大上心。

也是的,身边的人换了几个一滴眼泪都没掉,要是自己的话,陈立农是不敢想蔡徐坤离开的情形,自己搞不好会哭昏过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人的,日久生情的可能性,他想都没想过。

但却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小部分时候他会认为对方也喜欢他,在对方躺在他腿上玩手机的时候,在对方抱怨他做的菜不好吃还是默默吃完的时候,在对方听到他有喜欢的人的时候一脸不悦的时候。大部分时候他还是觉得那只是自己滤镜深厚的错觉,蔡徐坤跟谁都很容易做朋友,本来也就是八面玲珑的性子。

所以才会这么招人喜欢。

下课铃一响他撒腿就跑,结果还是被蔡徐坤的那个男朋友堵在教室门口。对方眼神税利,摆明了来者不善。

“借一步说话?”

拍武侠剧吗?陈立农往旁边跨了一步试图绕开眼前这个巨幕,却差点一头撞到人家打开的手臂上。

“走走走有事就说。”

陈立农见跑不掉只能把心一横,把对方带到了操场。

他也不是头一回被蔡徐坤的这些花花草草纠缠了,见过各种各样的情况,只是今天这个看起来分外凶狠的,他总觉得是要找他打架。安全起见他把对方带到了公众场合,他不怕争端,但是不喜欢惹事生非。不然家里那个小狮子发飙,他根本招架不住。

那天两个人像武士决斗一样站在大太阳底下,盯了对方足足有十分钟。陈立农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被太阳晒出视觉停留了才忍不住开口问对方到底要说什么。

“你离开他吧。”对方答道:“你离开蔡徐坤。”

陈立农眯起眼睛,想不到这么牛高马大的人能说这么狗血的台词来。

“你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只是在浪费彼此的时间。”

“你别再消耗他了。”

听到这里陈立农忍不住笑出声,一种奇异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如果面前有镜子的话,他应该能注意到自己表情的变化。一改往常的清澈少年感,他的眼底闪过讽刺、狡黠又凶狠的光,脸上的阴影好像深了几分,让对面的人压力陡增。

“你笑什么。”

对方语气十分不满。

“你觉得他会选你还是选我?”

陈立农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看向身侧绿草如茵的足球场,足球队正在训练,一个人飞起一脚射门,球咻地一下从草地上腾空划出弧线,随后哐地一声撞在球门框的尖角上。

“你为什么不直接问问他呢?”



02.一日三餐

问完怎么搭讪之后陈立农觉得这个试探实在是太浅了,既然话都说出口了,不做到底好像会不甘心。那个大兄弟说的也没错,这么多年来两个人不清不楚的陪伴,他突然害怕哪一天也会有疲倦,害怕会失去。

他干脆直接握住了蔡徐坤的手。对方试图抽出去,他赶紧用上力气握紧。

趁蔡徐坤发怒之前他跑过去把蔡徐坤圈在怀里,他力气比较大,不怕蔡徐坤还能溜走或者暴起。可蔡徐坤却只是合上了书轻靠在他身上,问他还有什么问题要问。

蔡徐坤身上有他喜欢的香味,不是他特地去买回来的牛奶沐浴露的味道,而是一种甜甜的奶香气,他以前总以为是蔡徐坤也用奶味的沐浴露或是衣物柔顺剂一类的东西,后来才发现那就是蔡徐坤身上的味道。

贴近了看蔡徐坤的皮肤确实是很好,白白净净,完全不像二十岁的人,倒是像十二岁的小孩子。陈立农看得有点出神,情不自禁就靠了上去,反应过来的时候蔡徐坤已经吓到弹开,他感觉自己脸上一片滚烫。

“你干嘛?”

“拿你练一下手。”

头脑瞬间空白的陈立农简直想为自己的灵机应变能力点赞,但是蔡徐坤好像根本不吃这套,他的脸也红通通的一直燃烧到耳根,不知道是羞是恼,又有点雷同于被踩到尾巴的小猫微微弓着背,十分警惕地骂了陈立农一句。

“有病吗你,这有什么好练。”
“你又不吃亏。”陈立农欺身向前,一步爬到蔡徐坤身边。

“还是说,你在害怕啊?”

蔡徐坤的唇形也很好看,这张好看的嘴巴在此时紧张地抿紧。他看见蔡徐坤的一个吞咽动作,喉结一动在他眼里也变成致命的诱惑。

陈立农才发现他对蔡徐坤的喜欢比他自己以为的还要多,不然他脑子里为什么会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不能再平凡的动作都像是在勾引自己?

“你脸很红哎。”

“我没……唔”

陈立农完全不想听蔡徐坤解释了,他脑海里忽然一闪而过下午在操场上面对的那张脸,一想到眼前的这个人也和别人如此亲密过,他就不由焦躁。既然他对蔡徐坤来说是特别的、无可取代的,那蔡徐坤的身上就不能留下别人的痕迹。

你的心是我的,人也要是我的。陈立农暗想着加重了吻的深度。

但他真的不会接吻,喜欢上蔡徐坤之前他没喜欢过任何人,喜欢蔡徐坤之后就更看不到别人了。他没有恋爱的经验,更别提牵手拥抱亲吻,他所有亲密的举动都发生在蔡徐坤之间,和别人都是保持距离的礼貌。

也许是他的动作太笨拙让蔡徐坤感到不满意,蔡徐坤重重的咬了他一口。

他头一次觉得血的味道和铁锈味蛮像,锈迹从铁中滋生,拥抱着铁,但铁却一心想摆脱锈迹变得更明亮动人。

“玩够了吧。”

蔡徐坤声音里有无奈也有责备,陈立农觉得他好像不是生气,可又着实摸不透话里真实的想法。他不想放弃眼前的人,可是他感觉不到回应,那句“消耗”又在他耳边打转,一遍又一遍回响。

他是真的觉得很委屈,于是俯下身抱住了身下那个人,那个人身上的味道让他安心,怀抱也能让他以为梦永远不会醒来。

“课还没上完。”陈立农低声耳语,他怕不说点什么,就会被推开。

“有本事找你喜欢的人试去,别烦我了。”

一句话轰然在他胸腔里炸开,有什么东西不可名状的散落。他曾以为他只要送给对方一些红玫瑰,对方就会和他一起跳舞。可他未曾想过,那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夜莺为了红玫瑰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学生眼里却只以为那朵玫瑰花是他的运气得来的,在经过挫折之后,他又重新回到书堆里去,把那朵鲜红的花儿忘得一干二净。



03.早安晚安

陈立农贴上身下人温软的嘴唇,如果可以,他简直想把这个人一口吞进自己的肚子里,揉进自己的身体。出于报复他轻咬了对方一口,没有咬破,只是轻轻扯了一下,蔡徐坤的嘴很甜,他不想混杂任何不纯粹的味道。他时而深,时而浅地勾着另一个舌尖,像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一样疯跑,想要得到对方的肯定。

很快他的愿望就成了真,身下的人居然回抱了他,报以更热烈的、绵长的吻,两个人对对方的渴望从舌尖弥漫开来,把两个人扣的更紧,他们交缠着,像是尝见了世间最难得一见的味道一样争食。

陈立农湿润了眼眶,他不知道两个人这个样子以后还怎么面对彼此,至少他是做不到的,喜欢的味道之后尝过之后,再怎么忍耐也还是会想要拥有。

他停了下来,却发现蔡徐坤也哭了。他赶紧爬起来连连道歉,转过身去擦眼泪,他不想让蔡徐坤看到自己哭泣的样子,会显得他很不大度。明明是他先冒犯了对方的,怎么可以哭。

“你到底想做什么啊陈立农。”

一直喊他农农的这个人,现在用着哭腔和微微哑掉的声音质问他。

“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把事情弄成这个样子。”

陈立农还以为对方会是喜欢他的,或者起码有一点点喜欢他,他想光明正大地牵着这个人的手,站在他的身边,再也不要看到什么花花草草牛鬼蛇神。结果现实他想象中的浓情蜜意截然不同,他不知道怎么摆平现在这个情况,两个人之间仿佛有一个无形的屏障,他觉得自己就要被推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我去做饭。”

于是陈立农决定逃离现场,却突然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他条件反射地看向身后。

那个人穿着蓝色的卫衣坐在地毯上,眼眶红红的,像装进了一波汪洋,泛着粼粼微光。那双眼睛里有温柔有埋怨,有恼怒也有悲伤,还有陈立农看不懂的情深和期望。

他是这么好的人啊,陈立农又开始胡思乱想,怕是永远都忘不掉这双眼睛了吧。

“是我吗?”

对方的声音像是试探,几乎细不可闻。

如果再重来,陈立农一定一定不会像现在这般犹豫和迟疑,他会以更快的速度将对方拥入怀中,不花时间去想这是梦境还是真实的世界,不会怀疑自己耳朵听到的话是幻听还是真真切切的言语。

“是你。”

“一直都是你。”

陈立农紧了紧怀中的人,像是抱住整个世界。

有人说爱情是愚昧的东西,因为它不及逻辑一半管用,什麽都证明不了,还总是告诉人们一些不会发生的事,让人相信一些不真实的事。是虚无缥缈的,不实在的东西。

可是啊,这样愚昧的、无用的东西,却比宝石更珍贵,比鲛珠更稀奇,你无法用财富来度量它的价值,更不能用计量来计算它的重量,它对于每个人来说都独一无二,是每个人赖以生存的氧气。

如果这个世界把你变成了刺猬,那一定会有人再教会你温柔。

“从此以后,让我陪在你左右。”

“好。”

“都听你的。”

 
评论(3)
热度(52)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