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扣♡

**圈地自萌勿上升 储蓄卡和存了你同学未来可期星途无限
**Dbq 以下都是我瞎编的 be结局预警 当平行世界看吧
**歌词是彭青的特别的朋友
**dbq本xxj越写越觉得委屈我决定改be为he普天同庆 难道桃浦line不配拥有爱情吗????


这是陈立农在限定团解散三年来第一次又踏上内地的土地,粉丝们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又把机围了个水泄不通,本来是秘密的行程,不知道从哪里又走漏了风声。他好不容易眼带笑意穿过人潮坐上了保姆车,挥手和粉丝们说再见之后才松懈下来,一下子窝进座位里,头倚靠着玻璃车窗,眯起眼看这一方既熟悉又陌生的天空。

三年了,终于又回到这里,他轻轻叹了口气。


这正是杨絮飘摇的时候,车辆驶入市区陈立农才想起来,这漫天飞舞的白色不明物体应该是杨絮。那年三四月他偶尔也会来到北京的市区,看着杨絮漫天好不惊奇,还差点以为是下雪。直到有个人嬉笑着出现在他面前叫他看清楚,雪哪里会往天上飞啊。他才反应过来,急忙解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给对方戴上,末了又用双手去捂对方的耳朵,严肃认真地让对方快进室内去,别被这些棉花团子又惹得过敏。


过敏。


陈立农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感受到放在包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哇你回来也不跟我们说一声!真的很烂哎!!!”


是尤长靖发来的简讯,估计是看到微博的动态了。现代科技就是有一点不好,即时性太强,什么都藏不住。限定团解散之后除了他以外全员都留在内地发展,尤长靖回到香蕉以后以男团二次出道,自带流量,可爱与实力兼备的他坐稳了团内主唱的位置,又仗着可爱枉顾年龄成了团宠,这几年混的是风生水起。


“只是来宣传一下新专辑啦,行程就两天比较紧张就没跟你讲。”


陈立农想想还是把啦字打进了简讯里,他觉得这样的说话方式比较有趣一点,能缓和一下对面尤长靖的怒气。这几年来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他已经渐渐习惯了去顺着对方的路子走,怎么才能让对方感到满意,他现在已经能够做到游刃有余。


其实他说的也都是实话,他这次来只是来录个采访,明天开完一场签售就要马不停蹄往下一个城市进发,时间确实很紧张,跑够七个城市,他就直飞台湾,压根没给自己留喘息的空档。


“我不管啦反正我今天就在北京你必须出来请我吃饭!!!”


尤长靖又是连打了好几个感叹号表示自己强烈而又执着的语气,从练习生时期他们两个的关系大多时候都被吃联系在一起,陈立农想到这一点,忽然也有一点点想念从前。


“那晚上见。”


他敲下这几个字,按下了发送键。


“可能是我们相遇的太晚 做不到对彼此那么坦然 
   可能是我们迁就了习惯 忍不住又在回想中陪伴”

Q1:专辑的名字叫做《纽扣》,我们知道歌手们都常用的自己本名的同名专辑或者是用别的独特的词语来给专辑起名字,那么请问农农为什么会给专辑起这样一个名字呢?有什么故事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

A1:哈哈哈哈其实没什么故事啦,想说就是我沉寂了这么久,其实有听到粉丝们呼喊我的声音,我想用好的作品去回报他们,这张专辑我自己真的有倾注很多心血在做,那也有很多新的东西,我觉得会给到粉丝惊喜。这张专辑就像我和粉丝之间的纽扣,把我们联系在一起嘛,所以就叫做纽扣。


“你快去洗澡不要玩手机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排舞。”蔡徐坤一把抢过陈立农的手机,发现他又在刷微博。练舞就已经累的他叫苦连天了,居然还有觉不睡刷微博,蔡徐坤有点生气。

这是他们出道后的第一次集训,九个男孩长途跋涉飞到了美国,在这里为一个月之后的全国巡演做准备。在短暂两天的放松之后就投入到了紧张的练习里,除了吃饭睡觉排练,就是吃饭睡觉排练,撇开服装不再受限以外,跟大厂的生活还是大同小异。

陈立农和蔡徐坤自主选择了同一个房间,可怜的小鬼因为过于活泼好动一个人被发配去住了双人间。


“never mind.”分宿舍结果出来的时候小鬼还耸耸肩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无畏。

“好好好。”看蔡徐坤要发威的样子陈立农立马从床上弹起来,他是想去抱蔡徐坤的,但是对方洗过澡了干干净净的,而自己身上全是汗,他觉得不太好,就只是拉了一下蔡徐坤的手。

“马上就去马上就去。”他露出他一概擅长的甜笑,蔡徐坤看到这个笑容气一下子就消了,老实讲蔡徐坤是很吃这一套,每次看到陈立农笑他都能忘记自己为什么要生气。

“哎坤坤你说,为什么我们的cpf要叫纽扣,不叫奥利奥呢?”陈立农问。

如果有个人看到眼前的场景一定会笑出声,明明是两张单人床,两个一米八以上的大男孩还要挤在一张小床上睡,两个人都占不到多大的地方,还得互相依偎着,像贴在一起的磁铁。

“为什么会叫奥利奥?”蔡徐坤疑惑,纽扣是nk他知道,但奥利奥又是哪里钻出来的?

“因为你是August,我是Leo,连起来就是Auleo啊。”陈立农解释。

“这样啊。”蔡徐坤恍然大悟,又往身边人的怀里靠近了一些。他可不想做什么奥利奥,虽然是小甜饼,但是中间还要隔着一层夹心,他就想和陈立农贴在一起,中间什么都不要有。

“那我也还是喜欢纽扣多一点。”蔡徐坤补充。

“为什么?”陈立农还真的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顺着蔡徐坤的思路往下问。

“因为……”蔡徐坤定了定神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窗外的路灯折射进来的光打在他的脸上,映着他的瞳孔都闪闪发亮。他爬起来又俯下身去,对着那个人的耳朵轻声哼唱:

“把我们衣服纽扣互扣,那就不用分离。”

“就算是相处时候很独特 为何有不能分辨的忐忑 
   就算在分开之后恨不得 无所不谈心情还温热”


Q2:这首专辑里面收录了一首非常好听的rap歌曲,农农是以vocal身份出道的,这算是打算进军rap界了吗?在np时期团内就有非常多优秀的rapper,这次是否有和他们交流心得?

A2:这也就是我提到的新尝试之一啦。进军不敢说,还在学习和摸索的过程中,我是真的对这个也有兴趣。交流的话,像子异、Justin、丞丞其实都还有帮到我蛮多。


“怎么样?”陈立农一脸期待的看着蔡徐坤,期待他给出一个评价。他刚刚在蔡徐坤面前表演了一段rap,虽然不尽人意,但他已经尽力了。

“还不错啦。”蔡徐坤挑了下眉连连点头,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以示安慰,选歌投票的事情他们偷偷玩手机的时候早就在微博看见了,只是节目组没有正式录制,他们也就装作不知道而已。

“完了啦,我搞不好会让她们失望死了。”陈立农一声哀嚎往后倒去,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练习室不干不净的地板上。偷偷玩手机这点真的是非常不好的习惯,他看见网上有一个中期投票统计,投他唱rap的人数比投他唱vocal的还要多,按这个情况下去,他就是不吃不喝不睡觉,也要去跟rap死磕了。他清楚自己rap的水平,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甚至顾不上自己不能和蔡徐坤同台演出,只为了选曲的事情忧心忡忡。

“好啦,要相信你的粉丝们。”蔡徐坤爬过去揉了揉弟弟的头,不得不说摸起来手感真的是好,总感觉像是在摸毛绒玩具。“你看我就很相信我的ikun,他们希望我怎么样,我都会做的。”

“可是你们有王炸四子,乾坤正道,皇权富贵,我……只有假笑而已啊。”陈立农的眼神渐渐暗淡,这些事情每天都在他的心里蹦跶,像千万只虫子在他心里爬。别的上位圈选手都是一对对的cp捆绑销售,唯有自己是让人避之不及,大家好像都很讨厌他,他自我反省了很久也不知道怎么改正,于是就一次又一次地胡思乱想,压力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

“你是不相信我吗?”蔡徐坤看出陈立农的失落,便扣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握,然后在他身边躺了下俩,两个人就这样面对着天花板说话,谁也没看谁。

“我当然相信你。”陈立农反手又扣回来,掌握了主动权,把蔡徐坤的手压在掌心之下,这样的姿势,更能让他感受到他是真实拥有对方。

“我可是你的头号粉丝啊。”蔡徐坤说。”最喜欢你笑着的样子啦。“

后来选曲揭晓之前,蔡徐坤的话一直在陈立农的脑海里回响。所以在队友都在讨论这是首什么歌曲的时候,他坚定地说是五,他觉得是五。然后他去争这个c位,他说粉丝的胃口就是他的动力,其实原因不止于此。

他是真的想牵着他的手,也是真的想前行到每个以后。


“就这样 只能 做特别的朋友 藏在你的 左右
   就当作 共你 分享记忆去留 忘了拥抱牵手”


Q3:专辑的主打歌纽扣在专辑正式推出前放出的片段就已经让这首歌大火了,大家都说农农是新晋情歌王子(笑),农农写歌的灵感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吗?或者说有什么关于这首歌的趣事?
A3:哎情歌王子没有啦,过誉了过誉了。这首歌其实非常打动我,整张专辑可以说就是由它牵头产出的。灵感也就是平时一些自己的感触,我的感情生活不算丰富吧大家都知道,趣事非要说的话,我写这首歌的时候外面在下雨,结果我写的太认真都没有注意到,没关窗,窗帘都被淋湿透,后来折腾了好久才收拾干净。都没有用上尤长靖说的情绪创作,我自己就被雨浇透了。


在《我怀念的》和《戒烟》两个舞台里,李荣浩如果算是大老师,那尤长靖就是给陈立农开小灶的小老师。在陈立农有限的情感阅历里,他都不晓得什么是爱情,他感受不到“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也不太懂得“你给过我的伤害,是没有一句责怪”。于是尤长靖就总是让他想象,想象,想着想着,突然就成真了。

最近陈立农很喜欢吃醋,厉害到蔡徐坤怀疑其实陈立农是个山西人。也不能怪陈立农,节目组炒cp炒得着实让人心烦,生搬硬套,甚至pd还特地让陈立农和蔡徐坤保持距离,原话是:“公众场合别走那么近,外面那些站姐图都分不开你们,艺人要注意自己的身份。”说白了只是妨碍到了经纪方给他们设定好的角色,但介于这是工作,大家也就只能乖乖遵守规矩。

往常陈立农都是说说就过了,但今天不一样,蔡徐坤居然跑去和王子异喝酒,还把自己喝的烂醉如泥。其实王子异也醉的不省人事,可陈立农管不了那么多,他打电话叫了小鬼他们过来扛人,自己就先行一步把蔡徐坤从这个乌烟瘴气的酒吧捞走了。

公众人物不知检点,要是被媒体抓到了怕是演艺生涯都要葬送。

蔡徐坤喝的醉醺醺的,闻到熟悉的味道就一个劲地靠过去,陈立农被这冲天的酒气呛得呼吸困难。

他连拖带拽地把蔡徐坤拖回宿舍。即便包裹的严严实实,他还是怕会被认出来,只好在宿舍附近下了车再把蔡徐坤拉回去。蔡徐坤一路上呢喃如梦呓,陈立农费了好大力气也没听清楚他在念叨什么,走到楼下了蔡徐坤突然一个用力亲吻了一下陈立农的脸颊然后咯咯咯笑个不停,他拉过陈立农的手,放开时陈立农手里多了一颗纽扣。

是他穿的这件衣服上的第二颗纽扣。


“最暗的月色不用挂念我 
   就像最初 那样也度过”


Q4:因为是首张专辑,一定是十分严格,在筹备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又是怎么样克服的呢?
A4:困难……好像没有,我记性不大好都忘记了,对于我来说后续的签售更难因为行程比较紧张,怕没有充足的时间见浓糖啦,哈哈哈。


出道总决赛陈立农选择了rap,有三个原因。一是因为蔡徐坤,二是因为想证明自己,三是他确实不好意思挤掉别人。虽然网络舆论已经有所好转,但他还是谨言慎行深怕招惹了谁又让黑子有机可乘卷土重来。

比赛都要结束了,他们两之间是还差一个合作舞台。二号位的rapper词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一些,他自己一个人叽叽歪歪地搞不定,尤长靖林彦俊又在另一首歌,他不好意思去打扰他们,眼巴巴地就赖上了蔡徐坤。亏的蔡徐坤也乐意教他,从咬字到发音,能教的都教。

“为什么你唱歌声音和rap不一样啊?”蔡徐坤觉得有点神奇。他发现陈立农唱歌的时候是没有台湾口音的,但是一念rap就会原形毕露,并不是说台湾口音的rap有什么不好,毕竟热狗和蛋堡的rap也十分优秀,但是这话从陈立农嘴里出来就一点都不酷,用网络语言来讲应该是“奶凶”,总之怎么样都没有那种帅气的感觉,只让人觉得很可爱。

“有吗,我没感觉哎。’陈立农无奈道。他说的也是大实话,他压根分辨不出自己说话和唱歌有什么区别,就像别人说他台湾腔他也只能分辨出南方口音和北方口音,什么广东口音福建口音湖南口音他一概都觉得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区别。

“算啦算啦就这样吧,你要觉得自己酷一点。”蔡徐坤想想还是决定不纠结他的口音问题,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样子的陈立农,说不定他的粉丝会因为自然而更加喜欢。

“可是你不是说喜欢可爱一点的吗?”陈立农没来由地丢出一句话,说完才发现失态急忙念自己的歌词试图躲避尴尬,且在心里祈祷蔡徐坤没有听见。

“偶尔酷一点也不错。”蔡徐坤在心里回答。

决赛的公演进行的很顺利,他们两个人牵着手一起站在舞台上感谢全民制作人,蔡徐坤一时口快还说了句感谢全民制作人为我们两投票,发现错误才急忙改口说为我们大家投票,陈立农看着慌张的蔡徐坤笑意里都能开出花来,是那种很红很鲜艳的玫瑰,万千世界里只此一朵。

后来他们都哭了,两个人像傻瓜一样为了不让眼泪流下来还昂着头看天空。这件事情成为了他们两个人共同的笑柄,打赌谁先哭谁请吃饭的事情也不了了之。

再再最后,蔡徐坤向陈立农张开双手,陈立农一把把他抱起来转了个圈圈。

存了你同学悄悄地和储蓄卡同学说:

”喜欢你呀。“

”好喜欢你。“


“ 舍弃了烟花燃烧的烘托 
    若只擦身也算难得”


Q5:从练习生到全民偶像经历了很多事情,农农有没有特别想感谢的人呢?
A5:有啊。确实经历了很多事情。首先想感谢我的家人,一直支持我,粉丝其实也算是我的家人了,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我。然后感谢练习生时期的老师,他们真的教会我很多。再是限定团的队友们,大家一起走过来真的非常不容易。下个月乐华的小伙伴们也要发行新专辑了,希望大家也能多多支持啦。


“你自己看看。”经纪人的脸已经完全变成黑色,他把新闻报道摔在陈立农面前,红字标题亮得刺眼。

【限定团高位之恋】
【陈立农蔡徐坤实锤】
【偶像男团中的禁忌之花】

真是什么标题都有了。配图是陈立农和蔡徐坤牵手拥抱的图片,还有一张看起来是接吻的借位图,一看就是狗仔蹲点了好久才凑够的图。陈立农真是低估了这些长枪短炮,他没想到自己都快裹得看不见路了都会被拍到。

“怎么回事?”
“他喝醉了,我把他带回来而已。”
“不是说了让你们少接触吗?”
“我没想到会有狗仔。”
“上次推测你们两个关系不纯的小道消息公司帮你们洗地还不够辛苦吗?”

经纪人和陈立农一问一答展开拉锯战一样毫无营养的谈话,陈立农脑袋里也是懵的,他想要不就公开算了,他无所谓,但是蔡徐坤怎么办呢?公开的后果难以预料,他不敢让蔡徐坤和他一起承担这个风险。蔡徐坤是星星,注定要挂在天上的,他不能让这颗星星失去天空。

“他还没醒?”
“应该是。”陈立农看了看对面的钟表,七点一刻,一个宿醉的人就算醒了头脑也不清醒,索性他就说没醒。

“立农。”经纪人幽幽地叹了口气。“我知道感情的事情我们无权干涉,但是你做一天艺人,就要守一天的规矩。”
“我知道。”
“徐坤是团里最大的流量,他的重要性你知道,他的潜能你也知道。”
“我知道。”

陈立农机械地应声,事到如今他也不能说什么不是吗,他已经害怕到不敢看手机,他害怕铺天盖地的舆论压力会刺伤他的眼睛,多不堪的话他都在做练习生的时候听过了,那时候他是一个人对抗全世界,但有一个人在他身后温柔的说还有我。如今万军在前,他却不知该如何保护身后的那个人。

“上次公司安排和你炒热度的那个女孩,你们去公开吧。”
“嗯。”

陈立农施施然应允。

如果撒谎能保住你的所有,也能带给你未来,我愿意为你撒一个弥天大谎,即使那并非我心甘情愿。

次日【陈立农女友】【陈立农公布恋情】迅速上位,一扫昨天的狗仔报道,虽然也有阴谋论的说法说这是欲盖弥彰,但公司的公关十分到位,迅速就把事情掩盖过去,陈立农和这位公司要捧的小女星成了一对话题度颇高的明星艺人,经常出双入对在各种场合,牵手拥抱好不亲昵。

面对蔡徐坤的质问,陈立农一言不发,甚至都不正眼看蔡徐坤一眼。自从出事的第二天起,他从经纪人办公室出来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没有好好和蔡徐坤相处过,除了必要的站位,他甚至都不会站在蔡徐坤的身边,更别提说话交谈。

蔡徐坤说的最多的就是:“我可以和你一起面对,你不需要这样。”

最后,他只回蔡徐坤一句:“你也不是我的谁。”





说好的陈立农请尤长靖吃饭,不知道为什么就吃去了尤长靖家里。尤长靖围着围裙在厨房里蹦来蹦去,活像一个家庭主妇。

“是神厨好吗!神厨!”尤长靖在厨房里发出不满的抗议。

“你明天几点的飞机啊。”林彦俊翻箱倒柜地翻出来几盒子牛奶塞到陈立农手里,他记得陈立农以前特别喜欢喝,不过他今天不记得买了,只能翻翻尤长靖的存粮,还好尤长靖还是那个尤长靖,一点没让他失望。

“晚上十一点。”陈立农淡淡,他想着搞不好这一趟行程也被泄露出去了。
“这么晚飞过去又半夜没觉睡。”林彦俊嘟囔。

“早晚都一样,早班机也不好受。”这一点陈立农倒是看得开,他自从进入了这个颠三倒四的圈子,就不奢望能好好睡觉,他的睡眠质量也差到无法可想了。
“林彦俊你废话那么多不要过来打下手的吗?”尤长靖的声音又从厨房传出来,他对林彦俊十分不满,自从两个人做了邻居以后,林彦俊就只会吃,今天难得陈立农过来了,他也不来帮忙。

“你们两个关系真好。”陈立农像是夸奖又像是感叹。
“你们……没有再联系了吗?”林彦俊试探性地问道,他也知道自己不该多事,当年的事情他多多少少了解一点,后来蔡徐坤再也不和王子异炒什么cp,团里的cp重点才转到了他和尤长靖的身上。

但陈立农只是笑笑,伸手去拿了瓶牛奶,然后抱怨香蕉味的不如草莓味的香甜。

“你这个纽扣手链有点特别哎。”林彦俊只好扭开话题,他看到陈立农手上戴着一条红绳穿过的纽扣,顺口就唱起了爱你。却没想到越唱陈立农脸越黑,他只好偷溜进厨房去给尤长靖打下手了。

可能是太累了,也可能是老友重聚让他的心稍稍安定了些,陈立农坐在沙发上就睡着了,睡梦里有人给他盖上了被子,握着他的手,呼吸均匀地依靠在他身旁。

他梦到无数个清寒的夜晚,他悄悄牵着意中人的手,十指紧扣。
他梦到无数个明媚的早晨,他暗暗蹭着心上人的肩,比肩同行。

他想穿一件帅气的西装,却害怕因为解开一粒纽扣而被说放荡,胸口的玫瑰也会因此枯萎。

陈立农原本因为自己记不清过去而感到沾沾自喜,但他发现不是,那些他一时想不起来的东西仍然留存在他心里,他们只是被一颗微不足道的纽扣扣住了,一旦散落开来,四肢百骸都会为之震颤。

他缩了缩身子,好像要抱住怀里的什么东西。

“陈立农,我不要和你互扣衣服纽扣了。”

“我要做你心上的纽扣。”

陈立农依稀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他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这个人了,如果不是上网能搜索到消息,他甚至以为自己所经历过的一切都是假想的幻觉。

“好。”

他像是在说梦话,又好像是清醒着。

他抓紧了手里的温度,眼角隐隐沁出水光。

就算我们都只是一枚小小的纽扣,也是彼此心上唯一的温柔。

 
评论(2)
热度(50)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