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扣/番外 1

纽扣/番外 1

前文戳头像吧我不会发链接。。哭

存了你储蓄卡星途无限以下都是我的瞎bb 嘘

把正文里不清不楚的事情都拿出来讲一讲

灵感四谎不撕

Be


我把天空和大地打扫干干净净

归还给一个陌不相识的人

我寂寞地等我阴沉的等

二月的雪二月的雨

——海子《黎明》


陈立农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不爱读书的自己此时会捧着一本诗集看得心里隐隐发酸。他合上书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今天阳光明媚,是个好天气,只是他特地买回来的这个遮光窗帘实在太过稳健,妥当地蔽去了所有的光线。


习惯了黑暗环境,一下子正面迎上太阳,陈立农下意识闭上眼睛用一只手去遮光,另一只手推开了窗户。


微风夹带着海的味道,一阵又一阵地吹来。


陈立农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才慢慢睁开眼睛,却还是被强烈的光线刺激到眼眶有点湿润。不是哭,真的不是眼泪,陈立农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他好像都忘了要怎么哭。他把腥咸的液体从脸上抹去,暗自咒骂海风带来的盐分实在是太重。


这是陈立农回到岛上的第二个年头。他刚回来的时候,那段时间岛上总是连绵不断的下雨,好像是天破了一个窟窿,怎么堵都堵不住,满大街都是花花绿绿大大小小的伞,开成一片汪洋大海。他习惯了那个干燥得不擦润肤露就要皮肤开裂的地方的气候,突然回到湿润的环境里竟然不大适应,像是仙人掌长进了沼泽,皮肤的粘腻感和空气中潮湿的水汽让他的心足足好几个月都躁动着安静不下来。


在今年年初,他终于决定要离开家里,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筹备自己的新专辑。


“你这样子就对了啦!”他告诉尤长靖自己要重新发力的时候好像看见了尤妈妈欣慰的笑容,尤长靖在电话的那头叽叽喳喳,恨不得把所有出专辑能想到的点子都跟他分享。但他只是说我知道啦我知道了,对这些点子也不表态。


“那你新工作室在哪里,给我个地址我下次行程合适就过去看你。”尤长靖就是这样热情,总是让他觉得被照顾到,那些年他还小的时候,尤长靖就总是带着他唱歌,教他情绪,教他技巧,也教他……学会爱人。他种种青涩的表现都得到了这个年长哥哥的赞许,那时候他还不懂得,那些赞许只是鼓励,他在某些方面做的其实差强人意,可这个人还是鼓励他要相信自己,要勇敢。


他也不知道该不该感谢这个人,可他知道对方是一片真心,也就一直保持还算热切的联系。


“在海边呢,打开窗户就可以看见海。”陈立农笑笑,为了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他没少折腾,经纪人都快被他挑剔到崩溃了,但他执意不找到好地方就不能好好创作,硬是把这个地方千挑万选的盘了下来。坐南朝北,东西通透,到最后经纪人只得认栽。


“我觉得你不是找工作室你是在找房子吧?”经纪人感叹。


“哇还是海景房,你现在这么讲情调的吗?”尤长靖听了十分兴奋,他喜欢视野开阔的地方,作为漂洋过海来到内陆的人,他对海也有莫名的喜爱之情。


“哎哎哎林彦俊你别别别林彦俊你过来过来”听筒里音量突然变大,刺耳得让陈立农把听筒拿远了些。应该是林彦俊路过了尤长靖才这么喊,陈立农知道他们两个今天又是一起跑通告。


“干嘛啦喊那么急是火烧眉毛哦?”他听到林彦俊不满的回答。他很久没听见林彦俊的声音了,虽然偶尔也会在朋友圈给林彦俊的臭屁点赞,但两个人也就真的没有其他交集。


“我在和农农打电话啦,他说他新工作室在那个什么什么地方,你知道是哪里吧你下次给我带路哦。”


“农?陈立农吗?喂喂?”


尤长靖的声音换成了林彦俊。


“hello?”陈立农轻笑。“你们好好做节目吧,有机会可以过来玩。”


陈立农自认够聪明,不会有谁看穿他的心事。他在十七岁那年选择走上一条未知的道路,初生牛犊以为这是一场盛大的冒险,在短短两个月之后就能回归校园生活,却不料老天眷顾,把聚光灯打在了他的身上,那道光强烈而温热,让他看到了浩瀚星河,也把他推进无边黑暗。不绝于耳的鼓励声,铺天盖地的质疑和谩骂声,交替在他耳朵旁出现,像一只无形的手把他死扣在漩涡中。他被迫在这场暴风雨中拔节,像是被人强行催熟的小苗,在风雨里越飘摇越长大,最终结出一层厚厚的茧,把自己全身都包裹。


他万万想不到那通电话一挂林彦俊就无情揭穿了他,在尤长靖诧异的眼神里,林彦俊缓缓说:


“那个地方,坐南朝北,东西通透的房子,窗口对着哪里,八成是对着海的这一边啊。”


“不然他干嘛不要对着南方啊那边才是太阳在的地方好吗?”为了让尤长靖更佩服,林彦俊又补了这一句。



“喵呜”


一声微弱的猫叫打断了陈立农的思绪,他正在想那首昨天写完的歌还有哪些地方可以补充细节。


“是肚子饿了吗?”陈立农蹲下来,低头看着这只黄白相间的小猫。这只猫是他在搬进来的第二天捡到的,那天雨很大,他听见猫叫就鬼使神差地打开门,看见一只小猫淋得湿透在一个纸箱子里瑟瑟发抖,他于心不忍就抱回来照看,没想到这只猫还跟他很亲近,索性他就留下了这只猫。


小猫跳上他的膝头,一头蹭进他的怀里。喵喵不停叫着,像是在撒娇。


“好好好,我这就给你去拿吃的。”


经纪人说陈立农对猫的态度简直对不起他的年龄,明明已经二十岁了,见到这个猫还是像小孩子见到喜欢的礼物一样笑的眼睛都看不见,只要这个猫一叫,陈立农就立马从凳子上跳起来去照顾,就连写好的谱子被抓烂了也不生气。只是有时候他抱着猫抱久了也会流露出失落的表情,不太多,但偶尔能看见,经纪人认为是陈立农对猫产生了厌倦感,后来发现他大错特错,陈立农只是在暗淡的表情过后会更喜欢这只猫。


个中缘由,他至今没能明白。


他唯一一次看见陈立农生这只猫的气,是因为这只猫把陈立农一直戴在手上的那颗纽扣弄丢的时候,发起怒来的陈立农有点疯魔,眼睛通红像是闪烁的警报灯,那只猫害怕地蜷缩在角落里,试图跑却跑不出陈立农的包围圈。他想去拦,却被陈立农一个眼神吓到停在原地。


一个二十岁的少年,眼里怎么能爱恨交加都那么浓烈呢?像是一记重拳,所到之处都让人疼痛。


还好那颗纽扣还是在房子的吊顶里被找到了,于是陈立农又开始发疯得找那只吓跑的猫,这件事折腾得经纪人好几天睡不好觉,他毫不怀疑陈立农能为了这件事情把他折磨到无法忍受而辞职,他不是头一次负责经纪事务了,但却是头一回做这么红的艺人的经纪人,这个人每天就算是发张照片也会有一群粉丝去尖叫喝彩,虽然通告上的不多但是次次都能引起广泛讨论,在接手之前他看陈立农在限定团里的样子就觉得陈立农是那种乖巧孩子,对女朋友也很温柔,谁知道自己一接手没到三个月两个人就分手了,陈立农也不像他从前所以为的那样开朗。他私心想可能是这段跨海峡之恋的失败让陈立农性情大变,结果发现自己又猜错了,陈立农对那位前女友好像根本不关心也不了解,在前段时间那位女星的黑料爆发的时候他还急急跑来和陈立农明喻暗指地告诫陈立农不要趟这个浑水,结果陈立农一脸迷茫地问他这事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脸上满是茫然,不带一点感情色彩,惊得经纪人脱口而出他不是你前女友吗?


陈立农被他问得一愣,认真思考了有好几秒,紧了紧怀里的猫才说:“哦……好像是。”


又还好那只猫不出一个星期就跑了回来,陈立农不再叫它小猫而改口叫它纽扣。


后来干脆专辑的名字和同名主打歌都叫纽扣。


真是个金牌铲屎官了,经纪人又忍不住感叹。


“这么多应该够吃了,”陈立农放好猫粮,才发现自己又光脚踩在地上,也不觉得冷了。


陈立农伸手给猫顺了顺毛,动作轻柔,像是当年无数次相拥的时刻,那个人也这么温柔地抚摸自己的脊背。


是因为我们太年轻了,所以心高气傲都喜欢替对方做决定,才会爱恨都匆匆,谁也不低头。


春天终究还是要来了。


没有你的春天,就要来了。



 
评论(2)
热度(27)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