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一点点/8/终

靠近一点点/part 8

日常表白储蓄卡和存了你 

私设我的 美好他们的 爱都给纽扣们 

圈地自萌不上升 

完结撒花 谢谢几十个小伙伴的陪伴~


我看过冬雨秋花,习惯放任心事发芽,

写了很多情话,都柔软的不像话。

可是心事若是不能说,我该如何表达。

若默念到沙哑,你能听得到吗?


陈立农一出出口就看到了一个明晃晃的牌子,自己的名字被荧光大字写在上边,颇像给哪个偶像应援的灯牌。抱着牌子的是一个清秀的男孩子,剑眉星目,鼓着腮帮子在打电话,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你好我是陈立农。”


“喂,我接到人了我就说他只是走得慢了点我都带了牌子怎么肯能接不……喂喂??喂??”


男孩低声骂了一句,随手就把手机放进了外套口袋里,这才抬头看陈立农。


今天是A大新生入学的日子,蔡徐坤作为校学生会办公室主任有够忙的,实在是抽不出身来接陈立农,只得把这项重要任务交给了自己的好友。说是交了任务,但他确实也不放心,这个好友很皮他是知道的,他生怕陈立农受了好友的欺负,一有喘息机会就电话轰炸,明明陈立农只是准点抵达,他就已经在抱怨还没把人带回来是办事不力还是又在耍什么花招。直到有人把手机从他耳朵边上抢走跟他说“不准凶他”然后一把挂断电话之后他才消停一点。


“你好我是范丞丞。”男孩一微笑,整齐的八颗牙齐齐亮相。


两个人也没有多聊,学校离火车站还有段距离,范丞丞走在前头,陈立农跟在后头。本来陈立农是打算和蔡徐坤一块来学校,但是新生报道的时间比正式开学要晚一整个星期,来得早了陈立农也无处可睡,宿舍要刷门禁,蔡徐坤倒是不介意带他溜进去,但陈立农觉得不好,所以就晚了一个星期才来。


两人一路走到停车场陈立农都没反应过来范丞丞为什么不带他去公交站或者地铁站,直到范丞丞打开后备箱示意陈立农把行李放进去,陈立农才知道范丞丞是开车来的。


这就是蔡徐坤叫范丞丞来接陈立农的重要原因。


“你那辆车开来上学太招摇了,不如开去帮我个忙?”蔡徐坤当时就是这么跟范丞丞说的,自然范丞丞二话不说也答应了,这等上好的差事他当仁不让是一定要去的。


为什么是上好的差事?


就得从上学期的新生晚会说起。美其名曰是新生晚会,其实就是各大院系新生才艺展示大赛的秀场,但是学校有点过分,不让舞蹈系的学生只跳舞,也禁止声乐系的学生只唱歌,说是没有可比性。正当大家商讨不跳舞舞蹈系还能出什么节目的时候,范丞丞看见一只手高高举起,随后那只手的主人站起来说:


“不能只跳舞,那就唱跳吧。”


那就是范丞丞头一回注意到蔡徐坤。


“学校只是不允许我们只跳舞,也不禁止唱跳吧?”


“话虽如此但是在声乐系那班人面前班门弄斧是不是太……”人群中有质疑的声音。声乐系今年选择的演出是音乐短剧,舞蹈系往年选择的也大多是舞台剧类型的节目,甚至去年还有讲相声的,但是没人想过要唱跳,KTV的水平要上台还是很胆怯的,尤其在一个正儿八经的艺术院校里。


“我觉得可以。”范丞丞出声支持。“单比唱歌不行,但是唱跳我们肯定比他们强。”


随后两个人交换了赞赏的目光,上台一段即兴演出就敲定了这件事,最后他们两个人组了个乾坤正道组合一举拔得新生晚会的头筹,一时间在学校里迷妹无数,这是后话了。


比赛结束后大家例行聚餐,范丞丞一个兴起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结果自己喝的烂醉,他刚成年,是第一次喝酒,其实也没喝太多但是就是醉的不行了靠在蔡徐坤身上,一群人哈哈哈哈地开玩笑,腐女在一旁打趣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啊,被身边的人拉回去说腐眼看人基。范丞丞醉醺醺地说不是不是,我喜欢昊昊,我有喜欢的人。


一句话炸开了锅,大家开始好奇昊昊是谁,范丞丞说是学弟啦小自己两届是个还在高中背书的小学鸡。


这话出来人群更沸腾了,大家一边忧忧戚戚地说哎呀万千少女失去了一个宝贵的大帅哥一边八卦范丞丞的情史,等八卦得差不多大家也基本上都有点醉了,就开始互相挖感情经历。


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句没天理啦这里没有单身狗吗?几个人哈哈哈哈哈地说我是我是,然后一把揽过蔡徐坤说没关系失去一个范丞丞我们还有一个蔡徐坤,结果蔡徐坤缓缓抬头说我也有男朋友。


人群又是一片爆炸。范丞丞不可置信地看向蔡徐坤,觉得有点扯,什么时候大家都开始喜欢男孩子了?他突然捂紧自己和蔡徐坤说,你你你你可千万别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非他不可。”


结果蔡徐坤还笑的很甜,压根就没瞄他一眼。


从此以后这两个人就热络起来,毕竟异地恋都有共同语言,两个人守着两个高中小朋友,慢慢的也建立起了革命友情。但比起范丞丞会给黄明昊照片给蔡徐坤看,蔡徐坤就显得小气的多,不仅照片不给看,发短信也自己偷着乐,除非打电话藏不住笑意,范丞丞才能感受到电话那头这个人多得蔡徐坤的心。


范丞丞偷偷把这些素材做成了高冷校学生会办公室主任,A大校草蔡徐坤傻笑表情包,指望着有一天靠这个发家致富。


开车之后陈立农感觉有一双眼睛时不时得总盯着自己,有些不自在。好在范丞丞也不是打算一直偷瞄下去。


“你和坤哥是怎么在一起的啊?”范丞丞暗搓搓地问出了这个磨了蔡徐坤好久也没问出答案的问题,每次蔡徐坤都是说情不自禁,总让他有浮想联翩的冲动。


“就……”


陈立农回想起那个风雨大作的夜晚,觉得恍然如梦。


他泪眼朦胧地抱住扑入怀中的人,两个人双双滚落的泪珠和窗外的雨水交融,仿佛屋内也下起了雨。他清楚地把日久生情的轮廓描绘的越发清晰,这四个字,有倔强的脾气和坚硬的外壳,有柔软的身躯和温暖的心,笑起来让人忘忧,哭泣时让人心碎,是水中掩着的冰,冰里含着的玉,是他凝望了了六年的日月星辰。


那天晚上蔡徐坤像陈立农讨要情书,陈立农说他没有写过,贴吧放的什么猛料其实都是假的。


“贴吧ID也是假的?”蔡徐坤声音里有些委屈,大抵是觉得自己白高兴一场。


“假的啦。”陈立农笑着往对方的颈窝蹭了好几下才注视着对方的眼睛说:


“可故意靠近你是真的。”


“想和你在一起也是真的。”


而后他们相拥而眠,贪婪汲取彼此身上的味道,就像久别重逢的恋人,不舍分离一秒。


翌日蔡徐坤和陈立农牵着手出现在大家面前,陈立农想缩回手,却发现根本抽不出来,蔡徐坤握得很紧,生怕一撒手陈立农就会随风而去。返程的大巴上他们坐在一起,陈立农靠在蔡徐坤的肩膀上,只觉得自己的脸都在发烫,都说人生如戏,他未曾想过自己也能是戏里的主角。


“顺其自然吧。”陈立农直觉蔡徐坤也没和范丞丞提那天的事,他也不知从何说起,干脆就一语带过了。谁知范丞丞却突然红了耳根,语重心长地哦了一声。


“坤坤有和你提起过我吗?”陈立农连忙转移话题。


“可不呢吗?”范丞丞很明显找到了开口就开始源源不绝地讲蔡徐坤是怎么伤害每一个明恋暗恋他的学长学姐的心,在相处的时候是怎么样无形地把狗粮胡乱的拍在他的脸上虽然他根本不是狗。


陈立农一边听一边笑,甚至都能想出来蔡徐坤一言一行的样子。


“哎不过,我问过坤哥是怎么喜欢上你的,你想知道吗?”范丞丞突然正经。


“想。”陈立农笑容突然凝固在脸上,这个问题他也问过蔡徐坤,但每次蔡徐坤只是说因为是你呀。他对答案将信将疑,但追问下去显得很没格局,因此只好咽下肚去。


范丞丞倒是没料到陈立农不知道这件事,本来他也只是想调侃一下,没想到就变得这么正经。


“他说还没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喜欢你。”


“但是他知道他如果不站出来,他就会失去你。”


“他不想失去你。”





“下一个。”蔡徐坤掰着手指数一会儿还得面试十几个人,他已经饿的不行了。名单在范丞丞的手上他根本连面试人的个人信息都看不到,无聊到他只想开溜。


一个男生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进房间里,站定还说了一句“谢谢师兄”。


这个声音……


他顺势抬头就看见一张素净的脸庞,笑眼弯弯,暖意溢出眼眶。


眼前的场景和六年前重合。


“原来喜欢的话不开口说,爱真的会从眼里跑出来。”


“想把我的心事,贴着你的耳朵和你的心,只说给你听。” 


“我想靠近你,从来不止是一点点。”


“我会陪在你身边。”


“我们永不永不说再见。”


















 
评论(6)
热度(33)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