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 01

*小葵浓浓未来可期一路繁花

*圈地自萌勿上升 

*应该会是慢慢写的谢谢给我参考人设的小伙伴们

*花店葵X职员浓感谢纽扣儿们喜欢




黄粱/D1


如果这是一场意外你会不会来


如果这是一场重伤害你会不会来


如果……你明知这是一场梦境终究要醒


你还会不会来?



“哎小蔡,你快来快来。”


“啊?怎么了?”


蔡徐坤正专心修剪着手里的花枝,他们店里长期合作的那家杂志社今天有举办一场小活动,特别嘱咐他一定要对今天供应的花上心,大概是一个玫瑰主题的体验会,配合着最新一期杂志为一个化妆品品牌新推出的系列产品做宣传。他对着准备好就要送出去的花三看四看,生怕有哪里不好砸了他花店的招牌。


“你的这盆东西发芽了。”


“什么啊?”蔡徐坤有点摸不着头脑,足足过了半分钟他才反应过来,触电一样跳起身往声源处跑去。


这家花店背后还有一个小花园,是蔡徐坤的小天地,他每次和客户谈单子都会坐在这片花园中间,四周的花开的赏心悦目,客户的心情也会好,总是让他的生意能顺利进行。


在这个花园的角落里,有一个不起眼的小泥花盆,看起来有些年月,和周围有种格格不入的年代感。这个花盆不是没有种花,而是种子不发芽。十五年来,他一度怀疑这是童话故事里皇帝给来考验诚实孩子的不会发芽的种子,但那个人说会开花的样子信誓旦旦,他不得不将信将疑地每日悉心照料。从最初热切期待这个种子发芽,一日看三回,到如今只是静静等待,十五年来,他都记不清当初那个人的脸孔,却一直守着要让这颗种子开花的承诺,甚至还在两年前大学毕业之后就开了这家花店。说来他自己都有点惊奇于这份执念。


时下这个古旧的花盆中央,确确实实冒出了一个小小的绿色尖芽。


他站在花盆面前,惊讶地说不出话。


十五年了。


那个小小的、绿色的嫩芽儿,终于破土而出,像是一根羽毛轻轻落在他的心头,柔软地触动了他。


在蹲到脚麻之前,他把花盆抱进了店里,放在柜台边上。

“这是什么植物?”


古人曾说,好事成双,蔡徐坤是不信的,天上掉馅饼本来就已经够扯了,哪还有掉馅饼雨的事情。


但现实总是狠狠地捶他几拳。在蔡徐坤有限的人生经历里,出现了无数次的打脸场景。


比如他当年火场逃生大难不死之后家里还中了彩票。


比如现在他的那盆“铁树开花”之后他忽然遇见了他的取向狙击。


太玄幻了。


他下意识掐了下自己的手,力道没把握好疼的自己呲牙咧嘴,站起身头又一下子差点磕到柜台,还多亏了眼前的少年伸手给他挡住了柜台的棱角。


“谢谢。”他揉着自己刚刚掐过的地方和对方不住点头。


“你没事吧?”少年完全看不懂他在做什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对不起我不是笑你,我是……”


“没事没事。”他连连摆手。


眼前的这个少年给他一种熟悉感。


下垂眼,长睫毛,圆润但是绝不算胖的巴掌脸,柔顺的头发贴着额头和两鬓,标准的小奶狗啊。


蔡徐坤在心里感叹。离开了学校之后他已经好几年没见过这种类型的男孩子了,委实说他在学校里见的也不算多,但他总有一种学校里就是小奶狗天地的错觉。这孩子一身红色格子衫,白t恤和牛仔裤,胸前挂着个工作证,一看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他把人家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想着要是对方再矮个几厘米就更完美了。


“你们公司要的花我们刚刚已经送出去了,车刚走,有什么问题吗?”


蔡徐坤看到工作证是合作杂志社的名字,第一反应就是花出了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就是,我想来买一盆花。”


“你们单位有我们这边电话,你其实可以打电话过来订。”


蔡徐坤客气说着,心里想的却是还好过来了,不然我都不知道你们单位还有这么可口的小孩子。


“因为想亲自选一下,而且他们说老板人很好,我就过来了。”对方柔声细语地回答。“而且以后应该我会经常负责跑腿,来看看也比较好。”


“过奖啦,你是过来实习的吗?你叫我坤哥就好。”这一句夸明显很受用,蔡徐坤对对方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对啦,就实习一个月的时间,今天刚入职。”对方挠挠头,又是温顺地回了话。“我叫陈立农,可以叫我农农。”


“这盆怎么样?我觉得这个很适合你,山水仙的花语是欣欣向荣,比较有朝气。”蔡徐坤想了想,指着一盆花给陈立农介绍。“不然那个也行,满天星的插花回去可以放好久,好打理。”


“可是我觉得这个比较好看。”


陈立农停留在一盆黄水仙面前。


黄水仙的花语是“重逢的爱”。蔡徐坤暗暗摇了摇头,没有把真相说出来,这么尴尬的话是无论如何他也不想说的,何况大多数人买花其实都不大注重花语,也就随客人喜欢吧。


“也可以。”蔡徐坤附和。


“我还想要一朵黄玫瑰,下午过来拿。”陈立农心满意足地捧着那盆花,走出门又折回来说。


“送人?”蔡徐坤有些惊讶。他忽然觉得这孩子是失恋了,黄玫瑰是珍重祝福,嫉妒失恋。如果这孩子不是单纯喜欢黄色,连买两种这么让人失意的花,背后的故事就有点耐人寻味。


“嗯。”陈立农没有否认。


“聚散有时,如果留不住,就好好告别。”


话说出来蔡徐坤自己都吓一跳,他对陈立农这股该死的熟悉感让他忍不住过分给予对方的关心,显得突兀又尴尬。


但陈立农好像对此毫不在意,他倚在门边,低声说我知道了。


谢谢坤哥,再见。


晚点见。


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他转身的瞬间好像有什么落在了地上,蔡徐坤看见陈立农站过的地方有几点水滴崩开的痕迹,他无端地想起很多年前,火场脱困的他迷蒙之中也有几点水落在自己的脸上,凉凉的,洗掉了他被火炙烤的热度,让他恐惧的心稍微安定,随后沉沉睡去。


那天下午,陈立农没有来。


 
评论(2)
热度(25)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