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 03

黄粱 D3D4


要陪你上岸  别的都不管


我要逆世界而行  我要化成灰烬


把你的路  铺平




当陈立农站在门口又支支吾吾比比划划不好好讲话的时候,有长进就知道他一定是来找蔡徐坤的。


果不其然,在陈立农凑近蔡徐坤说了两句话之后,蔡徐坤把手里的喷壶往有长进怀里一丢,就跟着陈立农跑了。


“这是什么突如其来的爱情啊?”有长进抱着喷壶咬牙切齿。


蔡徐坤也说不好为什么自己就跟着陈立农出来了,兴许是他太热心乐于助人,又或许是他觉得生活无趣想挖掘一些八卦,总之在陈立农说要跟他请教感情问题的那一秒,他就直接揽住了这个任务。


“包在我身上。”他信誓旦旦地说着就和陈立农走到了附近的咖啡厅,没等他说什么陈立农就跑去点好了单,他只喜欢这家店的双倍浓缩冰美式,但碍于陈立农请客的热情他没好意思提,所以当店员给他端上一杯冰美式的时候他竟然鬼使神差地觉得这大概就是缘分吧?喝了一口发现是双倍浓缩之后这种想法越发强烈,因为陈立农喝的是草莓星冰乐。


一个喜甜的人在什么情况下会给对方点双倍苦味的东西?


“你怎么会给我点这个啊?”蔡徐坤问。


“你不就喝这个吗?”陈立农吸了一大口星冰乐又说:“我觉得你应该要多喝点甜的,生活已经太辛苦啦。”


蔡徐坤用一种“听不懂你在讲什么”的怀疑眼光扫视了一遍陈立农,决定不继续问下去。这个人没个正经,估计也不会好好回答,这杯东西可能是问了店里的人才点的吧,权当这个孩子细心。


“所以到底是想请教什么问题?”


“啊……”陈立农皱起眉头,让人误以为他喝到了蔡徐坤那杯苦咖啡。“有同事说喜欢我哎…”


“才几天啊这就有告白的了?”蔡徐坤惊讶溢于言表,现在的年轻人也太浮躁了吧,怎么算陈立农入职也不到一个星期,她们就忍不住要下手,这要是待一个月,表白的人不得从公司排到他花店门口?蔡徐坤深度怀疑这些人和他刚开店的时候过来撩拨他的是同一拨女人。


“是啊不只有女的还有男的…”陈立农的声音小的像蚊子叫,却让蔡徐坤一口咖啡呛在喉咙里。


“可以啊!有本事!”蔡徐坤耿直夸出声,如果不是为了维持形象他脸上的笑容可能都挂不住。他现在更确定肯定就是当初撩拨他的那群人又重出江湖。


“哎别别别。”陈立农连忙示意蔡徐坤小点声,生怕被周围的人听见。


“很困扰哎。”他又小声重复。


“你是困扰你太招人喜欢,还是困扰有男孩子喜欢你?”蔡徐坤颇为玩味地丢出问题,像猫弓起身子时候一样警惕,他万万想不到还能有人抢他的风头,号称方圆百里第一的小玫瑰,今天居然棋逢敌手,小玫瑰自发选择性忽略了他见到对方的第一天也认为对方就是自己的取向狙击的事情。


“我和你说你不会笑话我吧?”陈立农没头没脑地答。


“当然不会。”蔡徐坤心想,给我抓到把柄,那我还是方圆百里第一。


“我喜欢男孩子。”陈立农一字一顿。


蔡徐坤明显感到心里漏了一拍,晕开一种莫名的酸涩,他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心口,却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有这般心酸。


“对不起农农,我可能要先回店里了。”蔡徐坤试着深呼吸一口气,可心里的酸涩丝毫未减。


陈立农的眸子暗了几秒又亮起来,他并没发现这个细节。


“那我明天能去给你帮忙吗?”

“我店里不缺人手。”蔡徐坤果断拒绝后又说句抱歉,在陈立农的面前落荒而逃。


这天晚上他翻来覆去好久都没睡着,陈立农的脸总是浮现在他眼前,伴随着谜团和巧合,忽明忽暗忽远忽近地飘忽在他心里。心里翻涌出的温暖、心酸、熟悉和陌生交织,抓不住的虚无缥缈化成一个人的影子。


“也怪不得那些人喜欢他,我好像也着了他的道。”蔡徐坤如是感叹。


翌日。


“你要不要跳个预言家?”


蔡徐坤在挂了有长进电话又看见陈立农跨进店里大门的时候简直想跳起来给陈立农发金水。今天是周末,按理来说店里还是有两个店员会来上班,但一个店员今天有很多单子要送,有长进又说今天发烧了得去医院吊水所以得请一天假,就只剩他一个人看店,周末一般都要忙一些,他上一秒还觉得自己要成永动机,下一秒就看见了陈立农。


“什么跳什么预言家?”


“狼人杀啊你不知道吗?”


“……”


对话在陈立农的一脸懵之中被硬生生终止,但还好没有什么尴尬的时间,蔡徐坤直接就一头扎进花堆里开始办公,顺带着就使唤着陈立农过来帮忙。原本以为还要好一顿教,没想到陈立农自己就能上手,像是以前做过一样。


“没想到你还懂这些。”蔡徐坤一边忙活一边感叹。


“可能是你教的好吧。”陈立农顺口回答。


“我什么时候教过你?”


蔡徐坤手上动作没停,眼神却看向了陈立农,他搞不明白怎么这个人好像有通天的本事,什么都知道。明明两个人相处也才第四天而已。


“大概,是在梦里吧。”


蔡徐坤看着笑的眉眼弯弯的陈立农,不争气地笑出声。居然连学弟的土味情话陷阱都没认出来,还一个劲地想什么时候见过陈立农,太蠢了太蠢了,蔡徐坤摇摇头,只当是学弟在调戏自己,又嘴贫地还回去。


“那你真是做了个美梦。”


“是的。”


陈立农回答。


 
评论
热度(16)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