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 04

圈地自萌不上升 哥哥弟弟走花路!

觉得自己的节奏好慢哦 做的大纲好像太长了 感觉大家会没有耐心看下去

不过这种低热度的东西自娱自乐 我一定跪着也要写完…大概会有15个part




纸短情长啊 诉不完当时年少

我的故事还是关于你啊


陈立农每天都会来店里露个脸。蔡徐坤在小尤的提点下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件事,但他并没有太在意。一方面是因为他乐于见陈立农,另一方面是这种事他也不是头一次遇见,比如高中的时候有个学妹连续给他送了一个月的牛奶,大学的时候有个女生连续三个月都坐在他对面那个位置自习,甚至开店之后也遇到过有些爱慕者频频出现在店里的情况。


被偏爱的人都有恃无恐,这句话用在蔡徐坤身上最合适不过,他长期在别人的注视里,总觉得一切围着自己转都是理所应当,以至于他从来都把围绕着自己的人聚集的原因归结于自身魅力,而不去思考真正的原因,如此一来他十分自然而然地接受了陈立农的高频出现,还隐隐把招待陈立农当成了花店的日常事务之一。


这天外面下起了大雨,浩浩荡荡有几分要淹没城市的意思,水声从蔡徐坤睁眼到大下午都没停过,他想大概今天陈立农是不会来了,不料还不等他把大概换成一个肯定的词语,一个熟悉的身影就从水幕里浮现出来,最后一身湿漉漉地站定在他面前。


蔡徐坤好不容易翻箱倒柜地找了一条大毛巾给陈立农披上,才想起来应该给他找可以换的干衣服。等他好不容易决定要给陈立农穿哪一套之后,陈立农居然以“你的衣服太小啦”这样的理由拒绝了他,气得他伸手就想去掐陈立农水灵且真的正在滴水的脸。一头黑发此时柔顺地贴在陈立农的额头上,浓墨一样的颜色的眸子和他染了水之后反而更浓密纤长的睫毛融为一体,波光粼粼,配上柳条妩媚,像是写意画一样就要把蔡徐坤的魂魄都抽走,身临其境,如入无人之境。他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沉迷感到羞愧,于是他的手伸到一半又停下来,最后只是赌气似地说了一句“你才小。”


“我不小啊,我比坤哥高呢。”小朋友居然还认认真真回答。


“我说你小你就小,你个小奶狗。”蔡徐坤不甘示弱地又顶回去。


“这里没有姜茶,刚好点了咖啡你喝一点,能暖暖身子。”小尤端过来一杯咖啡,相比还在计较自己的体格被嫌弃的店长,小尤可是这家店里最可靠的人了。


陈立农礼貌的说了谢谢,伸手就要把杯子接过来,却在半路被蔡徐坤一把截下。

“小奶狗喜欢喝甜的,还是要这杯热牛奶吧。”说着蔡徐坤就从柜台里把热牛奶拿出来,郑重其事地放在陈立农面前,然后又把咖啡还给小尤,还附送一个锋利的眼神。


这是下午才点的外卖还没有来得及喝,小尤这时才嗅到些许暧昧的气息。那杯咖啡是他自己的,一贯爱喝咖啡的店长今天要了杯牛奶,这个行为一度让他以为店长今天电池装反了,现在看来不是电池装反了,是电充的太满了。他只好默默走开继续去忙,不再插手店长的约会。


“你不换衣服会感冒的。”蔡徐坤看着裹在毛巾里的大个子小朋友还是忍不住劝他把衣服换上,一身湿透的样子虽然目前和狼狈不沾边,但是明天生病就真的狼狈了。


“坤坤是在担心我吗?”


“没大没小,要叫我坤哥。”


蔡徐坤决定不再和他废话,直接牵起他的手把他带到里间。店里有两个小房间,一个用来放杂物,另一个则是蔡徐坤个人的空间。蔡徐坤偶尔也会住在店里,这个小小的隔间有点像他的宿舍,胡乱的放着一些生活用品,不完整但整齐。


“你把衣服换了。”他把人带到房里就准备退出去,一回头就发现手被对方握住了。他顺着这只传来微微暖意的手望去,看到那双泼墨般漆黑又灵动的眼睛,起了一片大雾,那片雾气从眼底升腾而起,向四周弥漫开来,铺天盖地,一丝一缕地仿佛要从这双眼睛里发散出来,穿过微凉的空气,穿过微张的毛孔,丝丝沁入他的身体里。


蔡徐坤感到身体一凉,嘴唇也一凉。


他没有抗拒这个吻,即便是对方用了把他压在门上的姿势,他的背部本就消瘦,靠着门版着实硌得慌,但他此时顾不上那么多,他只知道张开唇瓣迎合送上门的甜蜜,对方没有一分一毫地客气,长驱直入好像常胜将军驰骋万里攻城略地,激烈交锋让蔡徐坤呼吸都变得急促。他像一只溺水的小动物,紧紧环住对方的脖颈,试图从对方的唇舌之间抢回一点呼吸的间隙,又贪婪地吸引着对方不要停止。


在他环上对方的那一刻就把毛巾剥离了对方的身体,他想停下来去捡毛巾,结果被对方咬了一口,似乎是在埋怨他的不专注,他只好又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个吻里面,直到在对方的手抚上自己敏感腰部的时候才在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对方把腿硬塞进他的双腿之间,用自己湿透的衬衣把他深色的t恤衫染得颜色深浅斑驳,恍惚间他心里又升起那股熟悉感,好像眼前的场景早就演练过千百次,他早就知晓这场游戏的规则,他无法左右,唯有享受,沉溺其中直至无法再继续下去。


他们互相吮吸对方身上的味道和口里的香甜,从最初的激烈转变为柔情似水地交融,绵绵密密的酥麻感从脑海里一直传遍全身,连骨和肉都要跟着这份温柔酥软下去,就算蔡徐坤此时是一块坚硬的铁块,陈立农的炽热大概也能把他融成一滩铁水,再凝固成他想要的样子。


在蔡徐坤以为这个吻不会结束的时候,伴随着脸颊的湿润,这个吻戛然而止。对方低头埋在他的肩膀上,把他抱的比刚才更紧,蔡徐坤甚至能感受到两个人的心跳逐步同调,扑通扑通,心里的小鹿都跳着一样的舞步。


整个房间里都是他们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他们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蔡徐坤面子上有点过不去。这应该是他二十几年来沦陷的最快的一回,甚至都没有什么暧昧地来回拉扯,直接就是一个深吻,更难以置信的是,他连反抗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就倒在了对方的怀里。这就好像你觉得自己是一个钢铁勇士,结果你一上战场就被对方的水枪射在地上无法动弹,还是那种毫无杀伤力的儿童水枪。这在他的情史上是绝对的败笔。


他在心里暗暗叹气,心想这下很难圆场了。


 
评论(5)
热度(17)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