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 05

黄粱 D6


今天去拿了应援 站子真是太棒了纽扣姐妹也很 nice

就 直接夸 没有别的办法 明天就能看演唱会啦 开心


If I had three wishes

如果我有三个愿望

I tell you what they'd be

我会告诉你是什么

If I had three wishes

如果我有三个愿望的话

You would be all three

你就是我最想要的愿望


蔡徐坤一边浇花一边出神,要不是小尤提醒他那朵刚冒头的小花可能会被淹死,他甚至能把一壶水都给灌进花盆。


太丢人了。

蔡徐坤越想越丢人,他居然被一个小奶狗壁咚,自己还回味悠长。


“我看起来,很好欺负吗?”蔡徐坤歪着头盯着小尤,企图得到一个能说服自己的解释,但尤店员非常明显地对这个问题毫无兴趣,他假装没听见,三步并作两步抱着花丛店的这一个角落挪去另一个角落,哼着歌儿头都不回。


“连你也”欺负我三个字还没说出来,那张熟悉的脸的忽然出现让蔡徐坤生生把接下来的话咽了回去。

“哎,农农这个时间不用上班吗?”小尤从花里抬起头明知故问。他已经看蔡徐坤魂不守舍大半天了,昨天陈立农从房间里跑出来之后蔡徐坤又在房间里待了好久,他叫了好几声都没反应,还误以为是陈立农把蔡徐坤打晕在了房间里。结果后来看到蔡徐坤斑斑驳驳的衣服,忽然又明白了些什么,只能在心里感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浮躁了。


“我是来还伞的。”陈立农说着就从背包里拿出一把红色的格子折叠伞,式样有点像他初来那时穿的格子衫。


蔡徐坤和小尤面面相觑,眼神写满不解。


蔡徐坤没有借伞给陈立农,因为陈立农跑走的时候他还沉浸在“完了”的情绪里,完全没有想到要借把伞让他挡挡外面的大雨。


小尤就更不用说,陈立农跑出去那个速度堪称百米冲刺豹子扑食,他话都还没说出口就连陈立农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但他们并没有真的开口问对方,眼神从不解反而转成了微妙的交汇。


大意就是,你这个小兔崽子还有这样的心机。


蔡徐坤以为是小尤在给他打助攻,小尤以为是蔡徐坤打小算盘。如果知道今天的误会会为未来埋下更深刻的伏笔,蔡徐坤一定会在现在就把话说清楚,然后抱紧这个还伞的少年。


可是他不知道,所以他只是傲娇地把伞接了过来,连对方的眼睛都不看。他撑开伞检查了一下,确认没有问题才丢进抽屉里。


“好了还有什么事吗?”


蔡徐坤语气略微不满地发问。对方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让他对昨天的事情又更在意了几分。

他觉得自己被撩了,而且对方好像不把这当一回事。


“我……”陈立农不知为何表情看起来有些悲伤,蔡徐坤想不明白,明明好处他占了,他到底在苦情什么。


“没事就请回,我还要工作。”蔡徐坤板起了脸,不想在对方面前再吃亏。


“谢谢你的伞。”陈立农也严肃起来,和蔡徐坤不同的那种严肃,他强行把那个悲伤的神情藏起来,试图用这种严肃盖住他一瞬的动摇和心悸。


“就这样?”


“嗯。”


陈立农微微朝蔡徐坤鞠了个躬就离开了。


“这个鞠躬什么意思?”蔡徐坤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鞠躬吓到,赶紧问精通时事的小尤这是不是最近大学生流行的什么整蛊方式。没想到却只换来小尤一个白眼。


“我怎么知道哦?”小尤恶狠狠的瞪了蔡徐坤一眼,虽然蔡徐坤是他老板,但他比较年长,总在这种时候就会有莫名的兄长威严。他的耳朵敏感于常人,这让他更易于察觉人的感情变化。在刚才那一瞬,他听见陈立农的声音的抖动,那种微弱的,强行压下的颤动,是委屈的、痛苦的、难过的,他下意识的就觉得是蔡徐坤欺负了人家,毕竟蔡徐坤这样的人,被喜欢太久,对谁都不上心,偶尔伤害了谁也是不自知。


小尤决定要自己出手拯救无知少年,起码帮蔡徐坤理清现在的情况,虽然他知道插手别人的感情问题不明智,但这次内心好像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能让这件事就这样下去,他必须做点什么。


于是他朝陈立农的单位打了个电话,企图把陈立农悄悄约出来谈一谈。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电话能揭开一个秘密。


一个有关于梦的序章在这个时候落幕,故事走向下一页,不知自己已然陷入沉睡的人不知道自己身在梦中,明白自己清醒万分的的人却假装告诉自己仍在梦里。



-tbc-



 
评论(4)
热度(16)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