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 06

黄粱 D7


看着弟弟一个人在旁边玩瓶子 真的好懵啊

哥哥带着八个人一起做俯卧撑也超暖 果然都是好孩子啊


低头呢喃

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

在原地打转的小丑伤心不断

空空留遗憾多难堪又为难



电话的那头说,他们公司没有陈立农这个人。


小尤震惊地挂断了电话,现状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如果陈立农不是公司的职员,那陈立农每天来店里是为了什么?


他以为陈立农在这场戏里是被捕捉的那个,却远未想到这个看起来天真无辜的猎物只是在演戏。


他在等蔡徐坤掉进陷阱,但是蔡徐坤毫无知觉。


蔡徐坤此刻蹲在花盆面前捣弄着那颗嫩芽,细心地浇水,就差拿毛巾去擦灰尘了。小尤也是头一回看这盆花..也不知道是不是花的植物冒芽,他都快忘了这盆子里还有活物,蔡徐坤曾经提过他养了这东西十五年,小尤心想十五年那种子不发芽估计都烂在土里了,但他没好意思说,这听起来像是小朋友小时候听到的善意的谎言,也许是什么很重要的人给了蔡徐坤这颗种子,这个人一定深得蔡徐坤的信任,不然他不会真的对着一个花盆十五年还相信他会长出来。


无论如何,真相都是挑拨人心的话。


小尤不知道该不该说,又想起昨天那把伞,鬼使神差地摸到柜台边上拉开抽屉。


这时候的小尤不用美瞳,眼睛就有之前两倍那么大了。

抽屉里有两把一模一样的伞,一样的颜色,一样的格子纹,就连伞把上那一道划痕也像是复制粘贴上去的。


小尤机械性地转过头,仿佛关节上了锁扣难以活动,蔡徐坤还是蹲在一边看着这盆植物出神。


“喂,老板。”


“老板。”


“蔡徐坤!”


小尤只有在很认真的时候才叫蔡徐坤老板,但叫了几声还得不到回应他干脆拿出了他大哥的气势直呼蔡徐坤的大名。


“啊?”蔡徐坤梦醒一样抬头,也不知道刚才在想什么,脸上都是茫然。


“你有两把一样的伞吗?”小尤说这把两把伞从抽屉里拿了出来,举到蔡徐坤的面前。


“什么?”蔡徐坤没看明白,只好接过伞来研究。


“他不是我们合作商的职员。”小尤又补上一句。


这句话像一滴水,彻底在蔡徐坤的心湖里荡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他想起昨天那个吻,微凉的嘴唇,还有闭眼之后对方睫毛扫在自己脸颊上的柔软触感,他早该想到这不是临时起意,是一场有预谋的袭击。说不定连淋雨也是那个人计划的一部分,他算计好了一切,装着无知的样子,像温水煮青蛙一样靠近,等蔡徐坤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对方势在必得的囊中之物了。


“你要不要笑的这么夸张……”小尤看见蔡徐坤脸上迷茫的表情渐渐晕开,颇有种云开见月明的样子,忍着笑意,雀跃却还是从嘴角和眉梢蹦出来。


“反客为主,你遇上对手了啊。”小尤感叹,他把蔡徐坤的笑容理解成棋逢对手的喜悦,全然没有意识到深陷的信号灯亮起。


这一晚上蔡徐坤都没有睡好,他反反复复地想着这一个星期来发生的事情。陈立农每天都会在店里出现,停留时间不长,可他隐约觉得陈立农已经在他身边很长时间了。人总是对自己喜欢的事物有熟悉的错觉,才会有相逢恨晚和犹如故人归的说法,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几个空缺,平时不易察觉,唯有能够填补的人和事出现的时候才显露出来。


不太认真的蔡徐坤竟然头一次想,这个人如果留在我身边就好了。


在我身边就好了。


第二天的蔡徐坤看向店门口的频率明显比平时高出许多。


“你再看,玻璃门都能被你盯穿。”小尤吐槽。

“所以你一天都在偷看我,活才会做不完!”蔡徐坤不甘示弱反击。


回复他的只有小尤鼻子里吹出的不屑之气。


陈立农果然来了,进门也不说话,只悠悠走到玫瑰花面前拿起一朵花给蔡徐坤。


“我会对你负责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颊上像被手中花艳丽颜色的渲染过,透出微醺的红。


-tbc-

 
评论(3)
热度(18)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