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 07

黄粱 D8


就 我真的太懒了

辛苦还没放弃我的小姐妹了…


时空交错结局难定格

再次相遇心脏难负荷

新慌旧伤

抱紧不放


“我会对你负责的。”陈立农说。


小尤站在两人身边左右为难,恨不得自己变成透明的空气,按照现在的亮度来看,他的光芒差不多可以照亮不远处那个晚上就会有一群大妈跳广场舞的广场。


“你不该先和我解释工作证和伞的事情吗?”蔡徐坤敛起笑容,虽然这两件事的目的他基本明确,但他还是觉得有哪里蹊跷,好像是表盘上的指针,时针在前进,分针也在前进,唯有秒针在逆行。


“工作证是真的,我之前是他们的临时工。”陈立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刚刚拿起玫瑰告白的气势在此刻全部消散,那个说话软声细气的少年又重新出现,好似告白是错觉,强吻是错觉。“伞我明天再还你啦。”


“你不是昨天就拿回来了吗?”蔡徐坤听得一头雾水,一定是自己给对方压力太大了,要不这孩子不至于说胡话。


“哦,对对对,我都忘记了。”陈立农笑的眼睛弯成一道桥,修长的睫毛像是风吹的柳条,倒映在他的眼里忽闪忽闪,蔡徐坤忽然觉得这双眼睛像万花筒,闪烁的光都是跳跃的、缤纷的色彩,他想这样的好看的眼睛哭起来一定很让人难受,曾经有追求者给他写情书说他哭起来像星如雨落,大意是想夸他就算哭也是光彩夺目闪闪动人,他一度觉得这种夸张的修辞手法太过肤浅,即便他十分受用。直到他看见今天的陈立农,他忽然就明白了这句情话的意思。情人眼里出西施,他眼里出陈立农。


“我有点紧张。”陈立农撇过头去不正视蔡徐坤,急的眼角隐隐沁出几点水光。


“你要怎么对我负责啊?”蔡徐坤斜倚在柜台边,这种老土的告白方式只让他更想逗弄眼前人。

“叫你强吻我。”蔡徐坤恶狠狠地想,我有的是办法收拾小兔崽子。


“那你要和我交往了才知道。”陈立农走到蔡徐坤面前,还是没有直视他。两个人的状态仿佛又回到昨天那个小房间里,一高一矮,一个站直一个倚靠。


“如果我说不呢?”蔡徐坤咬紧牙关,对方这分明是挑衅,他觉得他应该再坚持一会儿,太容易被人弄到手的话,很容易不被珍惜。


“你不会的。”


温热的气息吹在耳边,昨日的缠绵感觉又涌上心头,蔡徐坤想握紧的最后一点主动权终于在柔声耳语下土崩瓦解。


“那你要陪在我身边。”蔡徐坤环抱住身前的人,把头埋进对方颈窝,那个位置如此舒适,简直就像是天生为自己留下的温床。他轻声说出心里话。自从陈立农出现之后他总时不时地觉得在重现一些经历过的场景,可他们才认识不过区区一星期,哪来经历,他反复地思索是不是有别人和他发生过相似场景,但绞尽脑汁也没有想起来。


陈立农没有接话,只是安静地回抱了他。


蔡徐坤知道陈立农肯定又哭了,小朋友真的很爱哭。


-tbc-


 
评论(3)
热度(13)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