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 08

黄粱 D9


有些话不知道

要怎么说

那些欲言又止

一笑带过


今天的陈立农奶音混杂着鼻音。


“你感冒了。”蔡徐坤皱着眉头看陈立农,表情十分严肃。


“一点点啦。”陈立农摆出笑容,似乎对蔡徐坤这句带点责备的关心十分受用。


小尤就是不喜欢这些个小情侣,热恋期的时候,互相就算是说你好这种无关痛痒的话也能掉进对方的眼里,好似心里就有蜜罐,分分钟倒在心上。


“吃药了吗?”蔡徐坤为陈立农倒了杯热水递过去。


“吃了,明天就好啦,小问题。”陈立农也很乖巧地接过来一饮而尽。


“那就好。”蔡徐坤好歹放心了些,但只是一天,第二天陈立农的鼻音又重了几分,甚至还带上了咳嗽。


“你吃的都是什么药啊,越来越严重。”蔡徐坤看到陈立农进门那一刻就生气了,按理说昨天这么轻微的症状吃了药,年轻人的体格睡一晚上也就没事了,陈立农反倒好,越来越严重,不像是吃了药而像是吃了催化剂。


说着陈立农就打了一个喷嚏,他调节了一下呼吸抱怨“那也是没办法嘛。”


“什么没办法我看你就是不会照顾自己。”蔡徐坤气结。“你在这里坐着,我去给你买药。”


“好。”陈立农就这么乖乖坐着,和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听话。


小尤注意到今天的陈立农有点特别,说不上来什么地方不对,虽然平时也是乖巧的样子,但总感觉今天多了点什么防备心或者是疏离感,因为从蔡徐坤跨出大门开始他就正襟危坐,挺直腰板,活脱脱一个备战警惕状态。


和往常一样小尤依旧只在心里过了个小剧场,他其实很不想和陈立农这样的人过多接触,他心里那个影子明明灭灭的,一靠近陈立农就会浮现出痕迹,像只水生动物,拍起一浪又一浪,震得他心里发痒。可他却又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掺和,他不喜欢那种感觉。

 

很快蔡徐坤就回来了,乌青着脸,身后还跟了一个小尤眼熟的人。


花店刚开业那天这个人来过店里,只不过被蔡徐坤“礼貌地”请了出去,连开业红包都没有收。


“看完了?可以走了?”今天的蔡徐坤也毫不留情地下达逐客令。


“感冒了吗?坤坤身体不好,不能让他照顾你啊。”来人完全不顾蔡徐坤的情绪,走到陈立农对面打量了起来。


陈立农也在打量他。这个人外表和说话的语气截然不同,样子是斯斯文文,语气却棉里藏针。


“农农吃药,不要理他。”蔡徐坤端着热水和药过来站在陈立农身边,按住了将要起身的陈立农。


“你还是那么剑拔弩张。”对方竟然苦笑了一下。“我只是来看看,没有别的意思。”


“你现在看到了。”蔡徐坤的手臂越过陈立农的左肩,轻搂住他的右肩,把他往自己身体的方向带了袋。“不要再来了。”


“你是谁?”陈立农喉头动了动,也不知道是在吞咽刚才那口药,还是真的紧张。


小尤心想这不是都看得出来吗还明知故问,当年在学校这两个人以兄弟的名义谈恋爱可是伤了不少女生的心,只是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分手了,什么变心版本,异地版本,意见不合版本,各种版本的分手原因满天飞,小尤都听过,可即便是和蔡徐坤相处了数年的他还是不清楚哪一个才是真的。

“我是…”


“以前交往过的人。”


不等对方表明,蔡徐坤就截了胡,自己抖搂了出来。


他本来也不打算瞒着陈立农,但他认为陈立农没问,自己也没必要主动提起。


“你好,我是坤坤的男朋友。”陈立农听之一笑,和对方点头致意,似乎只是听了句无关痛痒的话一般。


“你这次是认真的吗?”对方却是避过了陈立农的招呼,转而问蔡徐坤。


“是。”蔡徐坤笃定地回答。


“那你当年和我说的话呢?”对方追问。


陈立农感觉到肩上的手有半秒松动。


“…也是。”一闪而过的迟疑之后蔡徐坤还是给了肯定答案。


“你在自相矛盾。”


这一句蔡徐坤没有反驳,只是定定地看着面前的这个人,他想起几年前分手的时候,这个人给他说的最后一句话,那时候这个人也是这个表情,更伤心些,他对那些过去零碎的情感细节记得不太真切,但却明明白白地记得那个人跟他说:


“蔡徐坤,你不是爱我,你只是怕寂寞。”


-tbc-


先道歉…中间出了一些事 想着要不就鸽掉算了也没多少人在意

这几天聊了聊 果然觉得我不能说了不做啊 默默回来更 

对不起等过我的人 再次道歉



 
评论(1)
热度(6)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