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 09

黄粱D10


相爱的人总被命运作弄

时间却有恃无恐

都失宠

我们的结局会是哪一种

谁都无所适从


那天过后陈立农连着三天没有在店里见到蔡徐坤,他每天还是按时过来看一眼,确认蔡徐坤没在就走,也不和小尤打招呼。


小尤颇为不满,倒不是因为陈立农没理会他,而是因为蔡徐坤不在,他一个人忙得头都快要冒烟了。发消息过去问,对方就是一句好困啊想睡觉,诸如此类敷衍的话,接连三天把整家店丢给他。


“你倒是放心我。”小尤哼哼。


“有监控。”蔡徐坤淡淡回应,把小尤气得咬牙切齿。


第四天的时候,有人敲响了蔡徐坤家的门。


“来了来了。”他有点兴致缺缺地爬起来,想必小尤对他的落跑已经忍无可忍了,才跑来家里抓他。


“你就不能放我几天假吗?”他哐地一声打开门。


一张泛红的脸,鼻头和眼眶也透出红色,无辜的下垂眼略有些疲倦地看着他,眼神不大委屈,而是平静。


“我能进去吗?”他问。


“嗯,进来吧。”蔡徐坤本想婉拒,但看见陈立农这个病怏怏的样子终究是没有狠下心。


“你就不能照顾好自己吗?”蔡徐坤端来热水和药片,看着陈立农喝下去,有些生气地责备。看到陈立农第一眼他就知道这个人感冒越来越严重了,果不其然,体温计一量38度,银色水银的上升仿佛能戳进蔡徐坤的眼里,他忽然忘了这三天他为什么要躲起来。


“对不起。”陈立农低声道歉,好像自己真的犯了什么大错一样诚恳。这大概就是听话的小孩子更讨人喜欢的原因,他们温顺且容易驯服,能包容所有人的不悦,一切攻击打到他们身上都像打在棉花糖上,软绵无力。没有回馈,人们自然会失去兴致,无论喜忧都如一。


蔡徐坤细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心底又泛起些酸涩。躲了三天还是这么容易被牵动,这样下去,真的能等到和那个人重逢的一天吗?他在每次要交付真心的时候,心里都会出现一个声音告诉他,你会后悔的,你不能。以至于他一直以来所有的感情都像雾里看花忽远忽近。


“是我该说对不起。”蔡徐坤一想到这件事,疏离的感觉又重几分。


“我心里有根弦,或许…”他话还没说完,陈立农就扑到了他怀里。一米八几的撒娇和隔着单薄布料传来的热度都让他一时失语。


罢了,不该和病人说这些的。他想。


“你需要休息,睡一觉吧。”蔡徐坤抱起陈立农,看了眼沙发,决定还是好人做到底让他去睡床。哪知陈立农揽上他的脖子就不撒手了,现在两个人的姿势就和考拉抱树一样亲密。


“农农放手。”他轻声说着,双手就支在陈立农身侧,两个人四目相接,他不需一秒便败下阵来,挪开了目光,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的心虚。


也不知道陈立农到底看了蔡徐坤多久,让蔡徐坤觉得足有一个世纪漫长。脖子上的手松动一刻他心里竟生失落,但立刻又被惊诧所取代。


陈立农确实放开了手,只是又环上了他的腰把他扯了下来,他的半个身子压在陈立农的身上,两个人的脸几乎就要贴在一起。和上一次的触感不同,这一次肉体滚烫,甚至能感受到彼此心跳同步,陈立农紧紧把他抱着,使出的力气几乎让人忘记他还发着高烧。


蔡徐坤觉得陈立农一定很缺乏安全感,不然不会每一次的相拥都这样拼尽全力。


“陪我 。”他听见陈立农说。“陪我,坤坤。”


于是两个人相拥而眠,似要缱绻在方寸之间。


 
评论(2)
热度(4)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