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 010

黄粱 D11


若生命如过场电影

让我再一次甜梦里惊醒

我多想再见你

哪怕匆匆一眼就别离

 

小男孩看见了火光烧红的半边天和霞光交错,美得像是一场幻觉,美得穿透他紧闭的双眼,甚至他不用眼也能感受得到。


炽热、美丽又无助。


起先不绝于耳的尖叫声渐渐散去,他拿着湿毛巾匍匐在地上动弹不得。


“不能睡着。”迷蒙中他听见一个声音一直在他身边环绕。“不准睡着。”


他试图睁眼回应这个声音,但眼皮实在是太沉重,伴随着呼吸不畅,他挣扎了好久,也仅是睫毛扇动了几分。


————————————————————————————


这个梦过分真实了,以至于蔡徐坤睁开双眼的一瞬间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那个被熊熊大火包围的别墅里,还是在医院白的刺眼的病床上。


没有烟味。


没有呼吸困难。


没有消毒水和药味。


他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家,立马就坐了起来。房间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他分明记得他只是想着陪陈立农躺一会儿就起来,哪知却睡着了。


“农农?”他高声叫了几次,但都没有人回应。

“我已经睡到神智不清了吗…”蔡徐坤揉了揉自己的额心,刚才梦里的恐惧压迫让他的心跳到现在都没完全稳定下来,他心里有点慌乱,越发感到昏沉。


“你醒了?”蔡徐坤循声望去,看见陈立农站在房间门口笑的灿烂,不知怎的他又开始心酸,他甚至怀疑陈立农随时携带醋了,不然他为什么觉得心这么酸呢?


意识到蔡徐坤情绪不对,陈立农赶紧上前抱住了蔡徐坤,对方心跳的剧烈,连着他也一起心跳加速。

“做噩梦了吗?”陈立农抚着他的背问这只受了惊的小猫。


“嗯。”蔡徐坤从喉咙里挤出一个音节作答。


“没事的,我已经煮好东西了,饿不饿?吃了东西就会好一点了。”陈立农如是安抚。


于是蔡徐坤被陈立农牵到餐桌旁,两碗白色液体浸泡的面端正地放在台面,甚至还有溏心蛋。


看起来不太像是鱼汤…可已经让病号下了厨,再问好像不大礼貌,蔡徐坤还是硬着头皮坐下,挑了一根面试试味道。


“好吃吗?”陈立农在一旁像小学生等待老师点评一样期待。


“牛奶煮面?”蔡徐坤眉头一皱,味道有些似曾相识,可这是什么搭配?


“对啊,你不是喜欢吃吗?”陈立农也眉头一皱,一副惊讶表情,眼珠子瞪得浑圆。


“我…喜欢吃?”蔡徐坤突然感觉自己的头开始隐隐作痛,这句话也似曾相识,那个人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但…他喜欢吃什么呢?


完全想不起来。


“坤坤?坤坤?你怎么了?”陈立农显得有些慌张,原本得意的小表情此刻荡然无存。


“农农。”蔡徐坤对上陈立农的眼神,发现对方闪闪躲躲。“我们…是不是见过面?”


“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这话回答的不假思索,在蔡徐坤听来不像是答案而是背好的书。


“你如果不喜欢吃的话,我可以重新给你做点别的。”陈立农补充了一句,说着就要动手。


“不用了,我挺喜欢的。”蔡徐坤又低下头吃了几口,浓郁的牛奶味惹得他情绪越发不对劲,他也说不好自己到底是心酸、烦躁、恐惧抑或是疑惑,或者是全都有。千丝万缕在他心里缠绕,裹住了他心里的弦,他能记得他从小到大的所有事情,却还是觉得有什么东西自己始终想不起来,每每他想要抓住分毫线索,握在手心都会化成一缕云烟消散。


“哦…”陈立农杵在原地手足无措。“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没等蔡徐坤客套挽留,陈立农又像前几次那样逃跑了。


 
评论(1)
热度(4)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