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 011

黄粱 D20


我在情书里找到

每生相爱的地方

我会在那里歌唱

弹奏着月光


我得承认我有点紧张了,昨晚一晚上几乎没合眼,想到今天就要见到他,心里又是期待又是害怕,不知道他对我会有什么样的印象和看法。


我穿了一身的新衣服,甚至偷偷在手腕上抹了点妈妈的香水。他应该是一个非常整洁而有涵养的人,为了今天我已经准备了一个月,但却依然对他的喜好没有一丁点把握,我所知道的东西实在是少之又少,只好把自己打扮的看起来阳光活力一点,毕竟穿西装见面我觉得还是太过于正式压抑了。


不认得路的我摸索了好一会才找到咖啡店,周围的口音让我显得有点格格不入,我站在门口扫视了一圈,不多时就看见一张桌子上摆着一支黄玫瑰,桌边的客人背对着我,在宽松的格子西装笼罩下背影消瘦。


我想那一定就是他了。


“你好…”我深呼吸一口气,决定先打招呼,初次见面我认为我应该要主动些才好的。


“你…”他惊讶地回过头,眼睛红肿布满血丝,看起来哭了很久的样子,声音也有点沙哑。


“你好。”他像挤牙膏似的,有些尴尬而不情愿地回答我,让我心里有几分慌张,这个情况就算我要去安慰他,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我只好假装没有察觉异样,在他对面坐下来。


他给我点了一杯粉色的沙冰,我试了一下是我喜欢的草莓味,还蛮好喝的。


我们坐了整整十分钟,可他也只是低着头,时不时抿几口咖啡,皱着眉,我东张西望研究了这家店好一会儿,实在耐不住尴尬了才再次开口找寻一些可以聊的话题。


“你喝的这个东西很苦吧?我看你一直皱着眉…要不要买一杯我这个?很甜的。”


他欲言又止地望了我一眼,又移开眼神,平复了又有好几分钟才说不用了,他喝的是冰咖啡,他就喜欢喝这个。


我一时接不上话,却刚好得空细细打量他。


他的眼睛像是琥珀珍珠,温柔地像是一潭水,睫毛细长,反倒有点男生女像的那种精致。因为体格本来就瘦,他的眉骨、鼻梁和下颌都显得分明,没有一丝多余赘肉,脸骨的单薄衬得他略有圆润之感的嘴唇分外性感,如同一颗露珠落在花瓣之上,映出红色的朝阳或或是明艳红花的色彩。


“皮肤也很白…”不知不觉我竟然说出了声音,吓得我干笑几声试图掩饰自己的失礼。


“你喝的这个是草莓星冰乐。”他没来由地说,我想应该是不想让我太尴尬所以故意支开了话题吧。


“嗯嗯嗯。”我赶紧又喝了几口,差点没把自己呛到。


他终于打起精神来看我了,眼神很深很重,好像能看穿我一样。我本想嘱咐他好好休息或是再找些别的什么话题聊一聊,又着实觉得不合时宜,只能是任由他看着不做声。


“会不习惯吗?”他问我。


“还好还好,差别不大。”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他终于主动开口让我送了一大口气,不然凭我这笨拙的口舌,一定会搞砸今天的会面。


“这个,是送给你的。”他把那支黄玫瑰往我面前推了推,这是朵新鲜的玫瑰,花瓣上还有水珠,它被精心包裹在包装纸里,说真的我觉得连包装纸的每一个褶子都很好看,他的细心在这朵花上面展示无疑,只是我不太懂这是否是这里的礼节,一时也只能不住地说谢谢。


初次见面我竟然忘了带礼物,真的让我觉得懊恼。


“不要紧张,还有这么多天呢。”相比之前他不看我的时候,他现在看着我说话反而让我觉得不好意思。我甚至设想过他如果是个凶而彪悍的人我该怎么溜走,可如今看他像个精致脆弱的小花骨朵儿,我心里却有几分羞愧,好像是得了什么不应得的宝贝似的。


“还有这个。”他又递过来一个纸包,我心知肚明那是什么,也就没有打开来看了。


“谢谢。”我又和他道了一声谢。


“是我应该谢谢你。”他笑了起来,嘴角的弧度弯弯,比我喝的这杯东西还甜上不少,如果不是眼睛里的水雾,我都快以为他是真的被我无厘头的道谢逗笑了。


“谢谢你愿意来。”他郑重其事地说。


陈立农,你完了。


我在心里一瞬间接触到这句话的柔软和温暖,而且带有不知所措和惶恐的感觉。有点陌生,又让我忍不住想靠近。








初见那天,只有一见钟情四个字。


我想这个任务,我应当是完成了。


-tbc-



 
评论
热度(4)
© 解语迟|Powered by LOFTER